首页 > 现代言情 > 和霍少联姻的日子 小醋 > 菘蓝(四)

菘蓝(四)

小说:

和霍少联姻的日子

作者:

小醋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09

郑婷芳的脸色惨白,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家里的三个佣人都在,霍宁辞一定已经把事情全都调查清楚了。

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霍家不仅薪资优渥,说出去更是有面子,而且她刚刚买了房子,一个月还贷就要上万,这要是被辞退了,她上哪里去找这么一份高薪的工作?

电光火石之间,她做出了选择。

“先生,我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她颤声道,“我以前对太太不够尽心,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心里一直想着霍家,以后我改。”

“不需要。”霍宁辞断然地拒绝了她要求,“我只给人一次机会,你已经错过了。”

“先生,你就看在我以前照顾你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她哽咽了起来,“夫人,你是知道我的,你帮我说句话啊。”

盛淑雅面露不忍之色,犹豫着看向儿子:“宁辞,你看她也知道错了,不如……”

“妈,犯了原则性错误的员工,不能留,她身为我们的管家,却做出这种事情来,留下来后患无穷,”霍宁辞沉声道,“这道理,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

盛淑雅不说话了。

“太太,太太你说句话啊,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帮帮我,我这辈子都会感谢你的……”

郑婷芳绝望地朝着南荇扑了过去,想去拉她的衣服再次哀求。

霍宁辞眼疾手快,把南荇往身后一拉,挡在了她的前面。

冷厉慑人的目光落在郑婷芳的身上,郑婷芳呆滞了片刻,踉跄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恸哭了起来。

事情处理得干净利落,郑婷芳被请走了。

吃完中饭,霍宁辞和南荇告别了长辈回到家里,新管家已经等在门口走马上任了。

这是一位三十出头的女性,名叫邵瑜,毕业于一家知名院校的酒店管理专业,是从香悦大酒店调过来的VIP私人管家。

邵瑜行事干练细致,和主人之间的距离处理得恰到好处,并不过分讨好,也没有刻意疏离,专业素质很高。

南荇很喜欢这样舒适的相处。

晚上临睡前,南荇特意泡了一个澡。精油的浅香在氤氲的热气中挥发到了极致,让她的神经舒缓;柔和的泡沫在她肌肤上打着旋,让她想起霍宁辞的手掌轻抚在身上时的感觉。

以前一想到这种情景,她就会有不适,今天这种不适似乎减轻了很多。

尤其是刚才郑婷芳朝她扑过来、霍宁辞拉着她的那一瞬间,向来抗拒的肌肤相触,似乎被什么化学药剂中和了一下,有了另一种感觉的存在。

那可能就是安全感吧。

霍宁辞对她很好,是个合格的丈夫,她也应该投桃报李,努力适应妻子这个角色,不能再找借口逃避了。

洗完澡出来,霍宁辞已经靠在床上看杂志了,听见动静,抬头一看,不由得眼神一滞。

今天的南荇,换了一件红色的真丝睡裙,艳丽的红和剔透的白在一起带来了无尽的视觉冲击;腰侧设计了一小片镂空,柔软的腰肢随着南荇的动作忽隐忽现,让人越发想要一探究竟。

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心头的热意却渐渐翻腾。

南荇上了床,朝他身旁小心翼翼地靠了靠,等了片刻之后,又靠过来了一点。

每一次挪动,都只有那么三五公分,好像在努力适应,又好像在害怕他拒绝。

这样挪下去,只怕到半夜了挪不进他怀里。

霍宁辞终于忍不住了,长臂一伸,把人捞了过来,在她脸上轻啄了两下。

口感很好,不过,还暂时不能品尝。

他板下脸来:“知道错了没有?”

南荇顿时把两个人此时的亲密状态忘了,愕然抬起眼来,眼里带着几分困惑:“什么?”

“昨晚我和你说的话都忘了?让你有什么委屈尽管和我说,你却都闷在心里,是不是在骗我?”霍宁辞不悦地问。

霍宁辞沉着脸的模样,真的有点吓人。

南荇心里直打鼓,小声道:“我……怕你为难。她在你家这么久了,要是因为我有了矛盾,我觉得不太好。”

“那还有什么委屈吗?”霍宁辞继续追问。

南荇不敢再隐瞒了:“昨天妈找过我了,担心我们俩吵架的事问了我两句,让我要好好照顾你。”

果然是在盛淑雅面前受了委屈,怪不得昨天从下午开始就好像没了魂似的。

霍宁辞的心一软,努力让自己冷硬的声调缓和下来:“你看,郑婷芳在我妈面前搬弄是非,你不说出来,就让那个小人得逞了。这种小人不能姑息养奸,要不然以后胆子大了就会酿成大祸,懂吗?”

南荇“嗯”了一声,仰起脸来看着他:“你是怎么发现她不对劲的?我没什么证据,以为还要忍她很久……”

南荇的眼睫纤长浓密,眼角的印记顺着眼尾的弧度微微上扬,十分勾人,看过来的钦佩目光更是让人飘飘然。

霍宁辞终于按捺不住,低头吻住了南荇的眼睛。

“我见的人多了……这种小把戏逃不出我的眼睛……”

他一边低语一边亲吻,身体里的血液渐渐沸腾,等到把眼睛都亲了个够,他的唇辗转而下,从鼻尖到唇角,最后落在了柔软的唇瓣上。

忽然,他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被压着的身躯在微微颤抖,肌肉都是僵硬着的。

他的动作一顿,半支起身来。

南荇的眼睛紧闭着,呼吸屏住了,脸色煞白。

他沉声问:“你怎么了?”

南荇迅速地睁开了眼,鸦羽般的眼睫微微颤动,失神了片刻后,她的手臂抬起,勾住了霍宁辞的脖颈,亲密地贴近了两个人的距离:“没……没什么……”

霍宁辞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害怕?”

南荇的喉咙里逸出了一丝呜咽,点了点头,但又迅速地摇摇头,颤声道:“没关系……很快就过去的……我可以的……”

霍宁辞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

“很快就过去的”,这是看不起他吗?

几近沸腾的血液冷却了下来,他安抚着拍了拍南荇的背,又吻住了她的唇,狠狠地亲了片刻,这才松开。

“睡吧。”他淡淡地道。

南荇惊愕地看着他。

“你要是不愿意,我还不至于强迫你,”霍宁辞捋了一下她黏在脸颊上的碎发,“慢慢来,什么时候不怕了,什么时候再来。”

灯熄灭了,房间陷入黑暗。

南荇屏息等了片刻,还是不敢相信,霍宁辞居然为了照顾她的感受中途刹车。

霍宁辞的呼吸声近在咫尺,温热的气息轻抚着肌肤,他的手臂环在南荇的腰上,两个人维持着一种亲密的姿势。

最初的僵硬渐渐散去,身体好像开始熟悉霍宁辞的气息。

淡淡的杉木香气,宽厚的胸膛,有力的臂弯……所有的一切,都带来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她终于彻底放松了下来,渐渐进入了梦乡。

一连两天,南荇都过得很舒心。没有了郑婷芳暗藏的软刀子,新管家把别墅打理得井井有条,几个佣人各司其职,完全不用她操心。

霍宁辞这几天的工作不太忙,都是准时下班回来吃饭,南荇发现,虽然霍宁辞经常沉着一张脸,寡言淡漠,但如果她主动聊起一个话题,霍宁辞也会认真倾听,并发表意见。

她很喜欢听霍宁辞说话,言简意赅、一针见血,有着她最欠缺的果敢、犀利。

晚上睡觉的时候,两个人的相处也渐渐自然,霍宁辞靠近的时候,她已经不会再起鸡皮疙瘩了,就算肌肤相触,也不会有下意识要推开的动作。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未来的日子,好像充满了希望。

唯一让她心神不宁的,就是丽睿娱乐实习的事情了。

周二晚上钱老师终于从外地回来了,给她打了个电话,又把事情的经过了解了一边,然后让她周三十点到公司碰面。

南荇一早就起了床,在家反复把等会儿要应对的话练习了几遍,这才赶往了公司。

公司里还是人来人往,到了影视组所在的六楼,不知怎么的,走廊里经过的人都一边回头看她一边窃窃私语,眼神中透着几分古怪。

她被看得心里发慌,飞快地进了办公区,组里的人都在,一见到她,十来道目光齐刷刷地朝着她看了过来。

同情、鄙夷、幸灾乐祸……

她僵硬地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呦,咱们的实习生终于来了,”王丽芸从里面走了出来,冷笑了一声,“请吧,你们老师和吴主编在楼上办公室等你。”

南荇隐隐察觉到了几分危机,可她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办公室里,钱老师、于老师一起坐在沙发上,吴云辉正在泡茶,手法如行云流水,茶香四溢。

那天的记忆浮现在脑海,南荇只觉得一阵恶寒,这人简直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南荇,”钱老师的脸色不太好看,“刚才我和吴老师、王老师交流了一下,但是他们的说法和你出入很大。”

南荇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们说我什么?”

“那天是你主动过来找吴老师的?”

南荇愕然道:“是我过来找他的,可是——”

“南荇啊,”吴云辉长叹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话,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你这样就太让我失望了。你在影视组不肯好好实习,给你工作不做,让你加班不见人影,王老师说不想要你,你就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跑到办公室来勾引我,想让我把你调到时尚组去,我不同意你还在老师面前倒打一耙,小小年纪心思这么歹毒、行为这么放纵,这有点过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