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稳住,我能苟 樾玥 > 开始搞事的第七天

开始搞事的第七天

小说:

[综]稳住,我能苟

作者:

樾玥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30

万世极乐教

琴叶正在整理房间里的杂物。

有一些是童磨大人陆陆续续送过来的,有一些事弥生外出时送回来的伴手礼,更多的是她刚刚三个月的孩子伊之助的小衣服和玩具。

伊之助是个非常安静懂事的孩子。

大概是怜惜母亲的艰难,在还在肚子里的时候就安安静静,即便是那个夜晚,被夫家追赶,走投无路的夜晚,这个孩子依旧坚强努力的活了下来。

他是琴叶今后的希望。

清寡的果木香是童磨最近的新宠。

比之前的檀香更加寡淡,也更适合新生的宝宝。

伊之助是个非常健康活泼懂事的孩子。

只隔了几天时间,之前的小衣服就有些穿不了了。

都是上好的料子。

尽管教主大人恩赐,送给了琴叶不少舒适的棉布,但她依旧不愿浪费。

明亮的灯光下,琴叶正在缝补拼接着伊之助穿上去已经小了一截的小衣服。

微微出神。

一不小心就将自己的手指扎破了。

“啊。”短暂的惊呼声。

殷红的血珠儿像是红豆一样,咕噜咕噜地探出了头。

女人却毫不在意。

她已经习惯疼痛了。

更何况,这微许的疼痛和心里隐隐不好的预感相比而言,又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在弥生刚刚外出的第一个月,就有花街的游女前来寻求教主的庇护。

游女似乎是得罪了有钱有势的大人物,被大人物下令打断双腿,所以她想方设法地逃走了。

就像当年教主大人接纳了她一样,这一次,教主大人也依旧博爱仁慈的接纳了犯事的游女。

只可惜,没过多久,游女就染上了恶疾去世了。

琴叶以为只是游女太过不信。

本就偶然风寒,又在夜晚睡觉时没有关紧窗户,导致了一场悲剧。

但……

原本想要祭拜游女的琴叶却发现,那口棺材,空空如也。

游女的尸体不见了。

她有询问过教主大人。

童磨:“毕竟那孩子是因为恶疾去世,所以尸体先一步拿去火化了。”

“……但是。”

这样的话,不是让游女在死后,也不得不饱受恶火之苦了吗?

琴叶有些不能理解。

童磨:“琴叶,我必须对我的教众负责。”

若是恶疾在教众间传播开来,到时候死去的就不是一个人了。

琴叶是个傻女人。

只是小时候读过几年书,等过了十二岁之后,父亲就停了女儿家的课程,开始相看好人家了。

在家从夫,夫死从子。

在前半载人生中,琴叶就是这样过来的。

听从父亲的话,因此对经营不善破产想要东山再起的父亲准备将她卖给吉原的决定,没有任何异意。

听从丈夫的话,才会因为自己不能将丈夫留在家中,为自己作为妻子的无能感到羞愧。

而现在。

她是如此的虔诚拜倒在兼济众生的教主大人的脚下。

哪怕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忙,都让她感到无比的欢喜。

弥生撑着一把油纸伞,遮挡去了大半的太阳光后,行走在白天,日夜兼程。

在收到了教徒的信件之前,他率先收到的是琴叶的来信。

女人说得含糊,却一再强调着最近失踪了好些孩子。

弥生最初还没反应过来。

对于上弦的恶鬼来讲,童磨在琴叶来到万世极乐教之后,就已经收敛许多了。

和之前暴饮暴食的纵/欲者相比,现在的生活简直就像是苦行僧一样。

他毕竟作为鬼生活了快一千年的时间,尽管依旧保持着难得的常理心,但并不太能理解琴叶隐藏在书信下的未尽之意。

直到他收到了童磨的信。

花开院弥生:“……”

不是,兄弟。

你说说,这好感度都刷到99点,就差最后一点就通关,打出HE线了。

你到底在玩儿什么骚操作?

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回了万世极乐教中的弥生,踏着月色,来到了布满了血腥味儿的房间。

一推开窗,就是一排血腥十八禁场景。

忽略掉了掉落在地板上的马赛克一号,马赛克二号,弥生眯起眼,“童磨大人,您的左臂是回事?”

快,告诉他,到底是哪位天使在为民除害!

就像是受尽委屈的幼崽终于找到了能够撒娇的长辈,童磨欢喜地将手里的女人残缺的身体扔到一边,甚至顾不上将嘴边的血迹擦干净,就飞扑了过来,和某拆家三兄弟的身影诡异的融合在了一起。

让花开院弥生没忍住,往旁边一躲。

浑身上下大写加粗的嫌弃。

只可惜有的鬼是真的半点都不会看周围气氛。

毕竟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被人讨厌!

童磨:我超会说话哒~

武力值略逊一筹,所以被抓了个正着的弥生满脸生无可恋的继续担当人形抱枕。

“呐,小弥生,再变得更小一些吧。”

软乎乎的小弥生抱起来超治愈的!

弥生:“您这个想法很危险。”

不愧是他的狗比上司,这思想和觉悟,真的是时刻走在犯罪的最前端!

“为什么危险?”

“不,没什么。”突然意识到了自家面前的这只七彩玛丽苏根本连人都不能算是了的家伙,一只社畜失去了吐槽的欲望,转移话题,“您的手是怎么回事?”

童磨欢呼雀跃,将一手的血迹毫不客气地擦了弥生一身,顶着少年不善的目光,拉长了语调开始抱怨,“黑死牟阁下最近心情超不好啊。”

花开院弥生点点头,“所以?”

按照黑死牟的性格,就算心情再不好,也不会轻易迁怒才是。

更何况,按照屑老板‘警惕稳健’的性格,要是上弦的鬼聚在一起,玩儿轰趴,他可能才会连觉都睡不安稳。

实力强大的上弦三鬼当然要被隔地远远的才对。

黑死牟一名剑士。

古老的传承下来的高洁的剑士。

大概是强者的寂寞,黑死牟在四百年前的某个夜晚之后,就基本一直都是众生皆蝼蚁,剑道知我意,万事不过心的绝对贤者状态。

能够让黑死牟从这样的贤者状态出来的童磨,不得不说,这家伙在作死这件事上的钻研程度,真是让人叹服啊。

弥生心里感慨一句,面上依旧露出关切的微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童磨显得十分委屈,“我只是说了句黑死牟阁下常年携带一只短笛,想必精通音律啊!”

这是童磨说得最像人话的鬼话了!

然后就遭到了最强恶鬼剑士无情的追杀。

虽然身体能够超速再生,但在脱离战斗之后,还是想吃点小‘点心’补充体力啊。

这不是一不小心没注意周围环境。

就让琴叶发现了蛛丝马迹了吗?

意料之中的回答,甚至让弥生提不起翻白眼的兴趣。

都坐下,常规操作。

弥生严肃批评了某教主的思想误区,“童磨大人,理论上来讲,我们都是鬼。”

鬼的思维怎么能够和常人相比较呢。

童磨单手合上铁扇,若有所思地点头。

“我知道了,果然和人类有关的问题,问小弥生是最棒的解决途径!”

花开院弥生望着说风就是雨,已经走到了卧室大门的童磨:……

一个问题。

大哥你懂了什么?

他都没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