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稳住,我能苟 樾玥 > 开始搞事的第六天

开始搞事的第六天

小说:

[综]稳住,我能苟

作者:

樾玥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30

花开院弥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闭了。

因为屑老板的骚操作。

该怎么说呢?

虽然早有预料,屑老板他和普通boss不太一样。

脑回路上就是异于常人的稳健。

他就突然觉得就好疲倦。

屑老板可真是一个宝藏男孩。

给屑老板点一首《洋葱》。

因为狗比屑老板莫得感情。

也莫得心。

愈史郎将从采药人手里收来的草药晾晒于庭院中。

趁着太阳升起前,愈史郎必须加班加点的将屋子里的草药全部搬出来。

不然新鲜还未炮制的草药就可能失了药性。

愈史郎倒是无所谓的。

毕竟失去几分药性总比买不起药,看不起病,只能被家人抬去偏房,在病痛的折磨中痛苦的死去要强上太多。

但珠世大人会伤心的。

因为陌生人的离开,而感到忧伤的珠世大人,虽然同样美丽。

但,愈史郎果然最想看到的还是珠世大人的笑容!

花开院弥生坐在庭院里,晒着月亮,为愈史郎的痴汉发言海豹鼓掌,**。

“愈史郎,了不起的志向!”

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药材没有搬出来的愈史郎剐了某个在他们家已经吃了好几天白饭的家伙,“你要是闲的慌,就帮忙把药材搬出来。”

搬药材是不可能搬药材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搬药材的。

花开院弥生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猫眼儿,倒显得有几分无害可亲的模样。

只可惜,说得却不像人话,“这怎么可以!”

他可是缠绵病态快一千年,现在连**都没有了的可怜人!

怎么可以去做这种剧烈运动。

愈史郎:……

汝听,人言否。

弥生非常认真地回复道,“但是愈史郎,我们也不能被称作是人了啊。”

“闭嘴,安静!”

被堵的哑口无声的愈史郎叹了口气,觉得一开始自己选择和花开院弥生搭话就是一个错误。

错误本身对此毫无所觉。

他并不觉得自己说的哪句话不对。

珠世**外出,送一直诊治的老人最后一程。

人类现有阶段掌握的医术已经无法延续老人的性命了。

虽然知道,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

停滞了数百年的时光里,珠世已经送走了太多太多的生命。

却依旧会为此感到难过。

在从老人的子女口中得知了老人离开的讣告,珠世默默的停下了手里正在斟酌的最新的药方,“啊,这样啊,已经来不及了啊。”

“珠世大人,感谢您在父亲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减轻了父亲的痛楚。”登门拜访的男人微微鞠躬,并宽慰道,“父亲是笑着闭上眼睛的。”

老人希望医生能够来送他最后一程。

所以愈史郎才想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让珠世大人能够稍微开心一些。

“愈史郎。”

“干什么!”

没看到他很忙吗!

“听说鲜花和甜食能够让人感到高兴。”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对鬼来说,却像是莫大的讽刺。

在他们选择成为非人的怪物之后,得到了近乎永恒的生命,强健的体魄的同时,也失去了许多。

比如品尝美味的权利。

能够嗅到的美味尝进嘴里却仿味如嚼蜡一般的落差,让这些非人的生物无比清楚的意识到了他们与普通人的异常。

所以愈史郎才没好气的对着花开院弥生翻白眼。

说到底,明明什么味道都吃不出来,还非要在晒月亮的时候身侧要摆着一盘粗茶点心的弥生,在愈史郎看来,就是有病。

还是病入膏肓,等待入土为安的那种。

不知弥生从哪儿买来的梅花糕点,虽只有三两个拜访在精致的小碟中,却配合着这皎洁的月,与其说是点心,更像是艺术品一样。

今夜是难得的满月。

远离了城镇的别院中挂着清冷的月。

弥生呆呆愣愣地仰头,望着看了快一千年的月。

将嘴里最后一口梅花糕咽下。

“在我小时候,每到了喝药的时候,就会大哭大闹。”毕竟那个药实在是太苦了。

“母亲总会在这个时候将我抱进怀里,轻声安慰。”

作为奖励,在将汤药喝完之后,弥生会得到一块小小的梅花糕。

是特别制作版本的。

却是原身记忆中一整天的欢乐所在。

呆呆愣愣地转过身,花开院弥生看向愈史郎,“我呀,都快忘了甜是什么味道的了。”

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记忆中的美味都仿佛只是他的幻想。

愈史郎不知道这句话该怎么答了。

因为在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了,坐在庭院里的少年,是比商人送给珠世大人的那只据说价值千金的古董花瓶,还要更古老的存在。

如果不是人生出现了意外。

或许少年会在史书上拥有浓墨重彩的一笔,然后被后人惋惜地道上一句可惜英年早逝。

愈史郎自己也答不上这两种活法到底哪种更好。

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弥生了。

弥生:“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依旧记得那块梅花糕的味道。”

愈史郎:“你……”

弥生突然站起身,“我一直都很想告诉母亲,她把盐和糖都给弄混了!”

仔细想想,原身竟然连一块正常梅花糕都没吃过!

难怪会被屑老板以一份酥糖给诱拐了。

愈史郎想**。

“但是愈史郎,再不抓紧时间的话,珠世**就要回来了哦。”弥生好意提醒。

愈史郎:!

要是让珠世大人看到这乱糟糟的屋子,劳累本就心情不好的珠世大人陪着他一起搬运药草的话!

愈史郎会想给大家表演一个铁锅炖自己的!

太阳出来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对于鬼来讲,却是到了休息的时候了。

厚重的深色窗帘将最后一丝光亮遮住,愈史郎和珠世陷入了睡眠之中。

以人类的血液为生后,他们需要通过大量的睡眠时间,补充体力。

整个院子都安静了下去。

只有那只三花猫,懒洋洋地卧在墙头,一甩一甩着毛绒绒的尾巴,身上还带着小鱼干的气味,咪呜咪呜的叫着,晒着太阳,昏昏欲睡。

弥生倒是没有任何睡意。

露水将少年单薄的衣衫打湿,他依旧坐在庭院的走廊上,于阴影处平静地等待着日出。

在第一缕光穿破黑夜的时候,少年伸出了手。

纤细病态苍白的手腕刚刚从阴影的角落中探出,炙**灼伤感就让他感到钻心地疼痛。

却又有一种活着的真实感。

他终究还是慢悠悠地收回了手,回归黑暗。

静静等待伤口愈合。

拿过放在门前厚重的油纸上,弥生扯下一张纸,写下了告别的话语,又将从墙外的卖花女那儿买来的清晨第一束鲜花插在素净的细口花瓶中。

他可没有骗愈史郎哦。

鲜花确实能给人带来好心情。

只是到了离别的时候了。

因为部下来信,似乎狗比童磨不小心玩儿嗨了。

琴叶隐隐察觉到了万世极乐教的教主大人最大的秘密。

花开院弥生收到信的时候保持着短暂的沉默,整个人仿佛是静止的JPG格式。

他一直不明白,像童磨那糟糕的性格,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教徒?

还是看着教主食人血肉都会海豹鼓掌,仿佛脑残一样叫好。

如果不是童磨出人意料的挑食,并不吃年轻女孩儿之外的人类,那群脑残粉们绝对一早就将自己里里外外洗刷干净,就差没在身上抹上蜂蜜,将自己送上童磨的餐桌了。

说不定还未就谁是被第一个摆上餐桌,谁书主菜谁只能当餐后小点心打一架。

就业竞争压力无处不在。

即便是面包人,也要勇于挑战自己!

弥生刚刚被外派到童磨地盘儿的时候,差点没疯。

不是,你还叫啥万世极乐教?

改名叫万世**叫好了。

童磨那家伙干行去当**,一定会比他在屑老板手下还更加发光发热!

稍微努力一下,说不定还能够成为大正时代**头目!

就真的非常让人胃疼。

早在一天前就已经在小镇周围等待的教徒终于等到了神子大人,若不是周围都是来往的行人,教徒甚至想像教主大人的教子大人三跪九叩以表尊敬。

三下五除二的看完了教徒不远千里送达的信件。

弥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草(中日双语)!

狗比上司求求你收了神通,做个人吧!

不是。

狗比童磨把他当成什么人了?

社区居委会大妈?

专治多年情感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