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足球)职业:海王 余酒难尽 > Part 31

Part 31

小说:

(足球)职业:海王

作者:

余酒难尽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5-03

踢完雷丁之后,代表切尔西首发的门将是库迪奇尼,这位在上次对战雷丁的比赛中折断了肋骨的二门如今也算是有了充沛的上场时间,可惜的是他的精神状态在上次重伤之后就一直算不上太好。

以至于之后三场和富勒姆、阿斯顿维拉、维甘的比赛,别说什么让切尔西球迷已经开始习惯起来的零封了,就连面对这堪称联赛里的保级球队的三连胜都没能拿下,倒是曼联逐渐又有逼近联赛领头羊的趋势。

之后是一场客场迎战利物浦的大战,只不过石膏都还没拆的普叙赫自然不会出现在大名单上,而且由于是去客场作战,他连看台都不用上。

“唉,好可惜。”

“可惜什么?”同样是到阿森纳的主场去作战的曼联,弗格森也没有把阿兰放到大名单上,所以他趁此机会跑来普叙赫家一起看比赛。

普叙赫挠了挠脸,端起阿兰帮他倒好的牛奶喝了一口:“我还没有和利物浦比赛过呢,我听说杰拉德、阿隆索那些人好久了。”

阿兰抢过他的牛奶杯不让他喝:“你的眼里是不是只有那些新朋友?”

“这不是明年就是欧洲杯了嘛,肯定会有国家队的集训,我还想着为国效力呢。”普叙赫把人轻轻拉回来接下杯子,“不过我认识的英格兰国脚也不少了。”

队内有特里、兰帕德,队外还有鲁尼他们,“当然啦,到时候肯定陪你一起玩。”普叙赫搂住阿兰的脖子。

后者白了他一眼:“我才是前辈好吗?只有你这种小孩子才喝牛奶,我们大人都是喝酒的。”

普叙赫板着脸不让他站起来去动自己的酒架:“有旧伤的人不许喝酒。”

阿兰挣了挣没有挣脱开,他无奈地开口:“可就算是不喝酒难道我就能回到以前的状态吗?”

“这些不是我们能够选择的,”普叙赫拍拍他的肩膀,“但是我们可以选择不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我托人从德国请来了一位骨伤科的专家,他对于骨折之后的恢复有过很深入的研究。”

“阿兰,”两个发色截然相反的男人对视着,“答应我,就算不为了自己,你为了我、你的朋友想想,也不要自暴自弃好吗?”

白发男人的反应是再次抢过牛奶杯懊恼地一口饮尽,然后把空杯子扔回去:“闭嘴,看比赛。”

由于时间岔开,两个人倒也不用为了看哪支球队的比赛吵起来,期间阿兰幸灾乐祸地嘲笑普叙赫:“你们现在这个门将可有够差劲的,无论是你还是切赫都不是他能比得上的。”

尤其是在曼联赢下阿森纳拿下三分反超了只平了利物浦得到一分的切尔西之后,曼联前锋没有忽视自己的身份,在切尔西门将的面前开开心心地放肆笑出了声。

普叙赫无奈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好在这场比赛之后,切赫总算是伤愈归队了,经历了几天的恢复性训练,接下去应该能继续担任其蓝军的门线大梁了,只是可惜他这辈子估计都要带着一个头盔上场了。

而没过多久,普叙赫的伤势恢复速度超过了医生的估算,拆掉石膏之后活蹦乱跳的加入了队内的训练赛,倒是让主教练穆里尼奥为了主力门将到底是用切赫还是用普叙赫犹豫不决。

按两个人的表现来看倒是后复出的普叙赫更胜一筹,腿伤显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可他当时毕竟只是买来个捷克人当替补的,现如今把原先的正主给挤到替补席上这算个什么事。

穆里尼奥现在想的问题钥匙让隔壁的阿森纳主教练温格或是买来主教练弗格森知道了,肯定要骂这个葡萄牙人事情真多,两个好门将攒手里不知道该怎么选为什么不卖一个给他们?

很快切尔西就要迎来一段魔鬼赛程,首先是2.22要远赴葡萄牙的波尔图欧冠八分之一决赛客场作战,接着又是3.22和曼城的联赛,然后还是两天后,也就是3.26有一场和阿森纳的联赛杯决赛。

别怀疑,穆里尼奥已经怀疑英足总的脑子坏掉很久了,别的国家的足协都是更改国内联赛的时间来迁就欧战的比赛,只有英足总,只有他们是死活不改时间的!

当然了,面对这种为了克服逢德不胜的所谓诅咒居然真的会去请巫师作法的神奇足协,穆里尼奥也不指望太多了。

这样来看,他倒是不用担心门将的轮换了。

可那可是联赛杯,谁是首发门将这是一个相当关键的事,这批切尔西的球员包括穆里尼奥自己都还没有获得过联赛杯的冠军奖杯呢。

他打算用这场欧冠和对曼城的联赛来分别看看普叙赫和切赫的状态。

“所以这就是你最爱的球队最爱的城市?”普叙赫跟着球队来到了波尔图,他是这场比赛的手法门将,为了不耗费过多精力,切赫被留在了斯坦福桥收看直播比赛。

穆里尼奥摇摇头:“我最爱的城市当然是我的故乡塞图巴尔了,至于最爱的球队……”

葡萄牙人狡黠地笑了笑,他向来擅长说话滴水不漏:“波尔图和切尔西在我心中的地位是相同的,但是我现在在切尔西,所以还是更爱蓝军一点。”

普叙赫无奈地笑笑,显然是觉得这个家伙口风严得很,对方反而还转过来问了他一句:“那你呢,觉得是你待了两年青训的阿森纳好还是切尔西好?”

他们现在是在大巴车上玩一个类似于击鼓传花的游戏,刚刚就是普叙赫把小球传给了穆里尼奥,成功让狂人得到了一次真心话的机会。

后者的这个反问其实是不在游戏规则里的,按照规则的话,普叙赫可以选择不回答。

但从刚才就站起身的他扫视了一圈车厢里的队友,某几位心里有自己想法的队友只觉得对方在自己这里视线停留的时间最长,他们下意识地就认定对方之后的话可能和自己有关。

“我觉得一只球队最重要的应该是球队里的人而不是什么其他的东西,”普叙赫转向穆里尼奥神色认真地开口,后者只觉得黑发青年的眼里似乎有星光在闪耀,“所以我如果爱上一只球队也是因为那里面的人。”

“所以我现在,自然是最爱切尔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