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贾宝玉在六零 糯米水晶糕 > 第 17 章

第 17 章

小说:

贾宝玉在六零

作者:

糯米水晶糕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25

矿区厂长说开会,果然过了两天就开会了。

这天刚好是星期五,下午,所有下井工人都参与会议,乌泱泱也有接近二百人。

沈家人等着老大和老二回来。

沈开春对他爹说了今天开会的内容。

矿区厂长说了井下作确实业对健康会有一定的危害,向组织申请再给井下工人上调一级的工资,如不愿意再干的,也可办理停工留薪,休养一个月,然后考虑一下要不要继续工作。

大部分的工人都觉得没啥的,铜官矿区已经安全生产了快十年了,一次矿难都没发生过,这已经是殊为难得的了,而不要提本来井下工人的工资就高,现在又能够上调,哪怕听厂长说长期井下有害健康呢,他们也觉得无所谓。

“这人嘛,眼睛一闭一睁反正都是要死的,解放前打仗也没少死青壮呢,咱们哪就这么娇贵了呢?”

这倒是实话,沈开春和沈长生他们这匹最早的井下工人一开始下井工作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塌方,因为人人都知道,井下最容易塌方,所以他们每次结束工作离开暗无天日的井下,都有侥幸生还的惊喜。

又不是即刻就叫人死去了,和未来也许会得病相比,现在实实在在的加工资明显让井下工人们兴奋不已。

这就是现状。

从公心来说,为了建设社会主义,奉献牺牲也是值得的;从私心来说,这么高的工资,值得大家冒着危险去干活。

绝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

……

倘若不是骆医生再三强调严重性,沈长生可能也是大流之中的一人。

但是现在,他很纠结痛苦。

沈老头不吭声地听完全部,然后问两个儿子:“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沈开春虽然医院的检查做出来说比沈长生还要严重一些,但是因为他不抽烟,所以症状也没有老二明显,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医院的医生许是故意夸大了严重性,又因为矿区给承诺,只要井下干满十年,以后就能提早五年退休,他不可避免地心动了。

现如今的高工资和将来能够提早五年拿到退休工资。

——沈开春和沈长生已经在井下干了九年了。

“爹,我想再坚持一下,好歹干满十年吧。”

沈老头转头看二儿子:“你呢?”

“我,我再琢磨琢磨。”沈长生本来也想说,我和大哥一样,不知怎么地,话到嘴边打了个转。

沈老头点点头:“你们都是当爹的人了,有些事要学会自己拿主意。我就一句话,钱没有了,可以挣;但是命没有了,就啥都没有了。”

看来,他打从心底不太赞同老大的选择。

……

这几天,因为绝不原谅沈家栋,所以小石头是抱着铺盖去王雪梅这边蹭床尾睡的,恰巧方便了他再偷听。

夜里沈长生翻来覆去,小石头阖着眼睛,却支着耳朵听。

首先便是听见沈长生问王雪梅:“家栋和小石头还没和好呢?”

“小石头说家栋不道歉他是不会搬回去的。”也就说起儿女们,王雪梅紧锁的眉头松了松,这一周,孩子们都特别的乖巧,可是如果这种乖巧建立在一家之主健康情况不太妙的基础上,谁乐意?王雪梅给小石头摇着扇子,然后问,“你、你是咋考虑的?”

这也是小石头想知道的。

他打心眼里是不支持沈长生再去井下工作了,又听见沈长生没有直接回答王雪梅的话,反而问王雪梅家中积蓄还剩多少云云的话,便知道,沈长生心里头也是没拿定主意。

王雪梅翻出了抽屉里的小本子,上面尽是勾勾叉叉圈圈,除了她自己,也没人看得懂,不过这就是沈二家的家账了:

“你从六五年被铜官矿区招工之后,拿了两年的二级工资 ,是三十九元六角一个月,一共九百五十元四角;

六七年提干班长,涨了一级工资,是四十六元一角,拿了十二个月,是五百五十三元两角;

后来因为见义勇为又提了一级当了组长,拿了五年的五级工资,是五十三元八角,合计三千二百二十八元;

去年六月又调了一次,现在是六十二元留角一个月。全部工资合计约摸五千五百元。”

清清楚楚的账,沈长生点点头。

又听得王雪梅说:

“成亲前的账就不算——那是娘管着的。

咱们是六零年成亲的,那之后,爹娘就叫咱们自己收着你打短工的钱,但是那几年艰难,只够糊口的,也没个积蓄。

后来六三年小叔也成亲了,咱们分家出去单过,每个月需孝敬爹娘三元,一年就是三十六元,这么些年,也就是再多买些吃喝孝敬他们,约摸花费五百元;

我爸妈那边逢年过节孝敬大约两百元;

咱们起房子一共借了五百元,这是六七年小石头出生之后才还清的;

这些年咱们家一开始就一个娃,到现在四个娃,每月开支八六到十二元不等,十三年下来大约花了一千元;

还有这是人情往来账,一共一百多元;

还有家栋他们开始念书之后的书学费,两元一学期的学费,家栋五年,家梁三年,玉芝两年,一共五六十元。

零零总总,花了两千多元,现在大头是银行存着的那笔三千元,余下日常开支的几十块了。”

王雪梅报账,沈长生听着,小石头也听着。

活了这些年,他总算是有点儿常识了,知道几个钱能买些啥了。

听得小石头在脑子里飞快换算,这里的十元差不多相当于从前他那边一两银的购买力,整个沈二家积蓄三千元,也就是说——折合了三百两银子?

【这可真是叫我说啥好么……】

穷啊,是真穷。

小石头到现在,他才开始有了紧迫感:我能做些什么呢?或者说,我拥有着通灵宝玉里头的星辰空间,想要改善沈家生活条件是轻而易举,但是我又该怎么做呢?

他是个痴人,但是痴并不是傻子,通灵宝玉的事情,是捂死了都不能说的。想着给家里头添点家底儿吧,又担心这两个憨人回头再上交给国家。

【不过上回的情况和现在不同,现在我要是把东西放在家里,他们总不能去找失主了吧?】

痴人没有聪明办法,何况他原先到现在,这好多年了,都是单纯得很的生活环境。

于是他闭着眼心说,再试一试吧,要是他俩又……又上交交公家了,那便是我命不好,摊到一对傻爸妈。

……

算了一晚上家底,哪怕拥有三千元这样丰厚的存款,沈长生也无法放下忧虑。

三千元听着是多,六口之家一年花销一百多二百块的,也能支撑十几二十年(注1)。

但是如果自己不再下井了,先不说做普通工人有没有空的岗位,便是骤减一半的工资,以后怎么供四个孩子读书、怎么筹划准备他们成家的事?

夏天的白日都很长,昨天算账算到半夜,但是心中有心事的沈长生和王雪梅天光未亮就醒来了。

床尾,是板板正正将手搁在胸口打着小呼噜的小石头。

也不知道这孩子随了谁,连睡觉都这么规矩!王雪梅眼中带着笑,便准备起床干活,手一撑枕头,便小声哎呦了一下。

“怎么啦?”沈长生已经在穿衣裳了,听见声响回头。

王雪梅也纳闷呢:枕头里怎么能有石头呢?家里也没有皮小子会干这事儿啊?

她提起枕头捏把捏把,果然捏到一个硬块。

现在的枕头是荞麦壳灌的,将缝线挑开,伸手一摸就摸到了东西。

王雪梅拿出膈手的东西,一瞧。傻眼!

那不是什么石头,而是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金佛。

虽是不大,但是是实心的,所以定手得很。

沈长生也惊呆了。

这是哪里来的?

要说是别人丢的,可是这是在自家的荞麦壳枕头里发现的……

虽然现在破四旧了,但是这样神乎奇乎的事情,偏偏不早不晚地出现一个金佛,便是沈长生这样识字的文化人也纠结:难道真的是菩萨显灵?

更别提本来就对这些挺敬畏的王雪梅了。

她拉着男人的手,说着悄悄话:“你还记不记得,那回我们带小石头去省城遇到拐子,是从天而降的石头拦住了拐子的三轮车;还有,后来我兜里多出的亮闪闪的宝石,我后来琢磨过了那些拐子根本就没碰到我的兜;还有这次这个金佛……你说,是不是菩萨保佑咱们家啊?”

如果按照往常,沈长生一定会说媳妇儿这是睡迷糊了。

但是现在这个金佛就在他手里呢,他慢慢地将金佛角塞进嘴里咬了一下。

是足金。

王雪梅十分郑重地说:“这个荞麦壳枕头是前几年就灌好的,今年六月从柜子里拿出来用之前我还晒过一回,直到昨天为止,里头什么旁的都没有。”肯定不可能有,这样一个硬梆梆的东西在里头,她前些天还能睡好?

所以说——

【这真的是菩萨保佑咱们家么?】

虽然没有治好沈长生的病吧,但是结合昨晚算钱的夜谈,许是菩萨给咱们家送钱解难来了?

“别瞎说。”沈长生不敢说菩萨不存在,又担心媳妇儿真信奉菩萨去了,日常说话贷出来,被人举//报,“既然这不是别人丢的,咱们就先收着吧,藏好了。”

听见动静闭眼装睡的小石头都懵了:上交倒是不上交了,不过他俩打算把小金佛藏起来?这不拿去看病么?哎呦这可真是白费我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