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生如戏唱 于长生 > 第437章 她就是她

第437章 她就是她

小说:

生如戏唱

作者:

于长生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2-15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生如戏唱最新章节!

而饭厅中的情况则恰恰相反,老农是个滴酒不沾的主,客人都不喝,主人自然也不好喝,就陪着老农吃吃喝喝。

下午都吃的晚,也不饿,很快就吃完,老农拉着无垢要再下一盘棋,无垢难得棋逢对手倒也兴致很浓。

小半仙前往花厅时,一进门就看到半仙瑶趴在桌上,而莫流年手托腮在发呆,那模样忽然让他回到了三年前,当时伤愈的莫流年就喜欢这样发呆,有时一发呆就是半天。

小半仙进花厅时,花婆婆立刻就感觉到了,她眼盲心不盲,小半仙的灵魂力虽不如莫流年强大,但极其纯粹,而且花婆婆在其身上嗅到了龙气。

“花婆婆好兴致,晚辈能有幸陪饮一杯否?”小半仙满面堆笑。

花婆婆道:“喝酒自然不嫌人多的,坐下吧。”

小半仙就在莫流年身边坐了下来,见莫流年脸颊泛红,眼睛亮晶晶的,显然已经喝了不少,而半仙瑶更是已经喝趴下了,当即道:“你们这两丫头就别丢人现眼了,喝得醉醺醺的成什么样子。”

莫流年听到小半仙的声音这才如梦初醒,抬起头看小半仙,脑海中又闪过零零碎碎的片段,皆是自己重伤时小半仙照顾自己的场景。

莫流年靠近小半仙,将头靠在他的肩头,双手环住他的肩头,嘴角含着微笑,眼睛慢慢阖起。

若是清醒的莫流年是绝不会这样的,小半仙震惊的看着她的举动,但身体却没有动,或者是舍不得动,被她依靠着,整颗心都仿佛柔软了下来。

在这一瞬,小半仙终是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他喜欢莫流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莫流年已经变成了他习惯的人,几次生死相依更是让他明白了莫流年之于他有多重要。

另一只手轻轻覆盖在莫流年的手背上,这就是他想要握在手心的人呵。莫流年的鼻息平缓下来,靠着小半仙她已经睡着。

花婆婆了然道:“原来她是你的恋人。”

小半仙微笑道:“现在还不是,但以后肯定会是。”

花婆婆道:“你这朋友很特别。”

小半仙道:“不错,很特别。”

“她究竟是谁?”花婆婆问。

小半仙道:“她是莫流年啊。”

花婆婆道:“我是说以前。”

小半仙摇摇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花婆婆道:“若是知道了,估计你会吓一跳。”

小半仙偏头看了眼已经熟睡的莫流年,“不会,她就是她,就算想起一切也还是她。”

花婆婆神情中忽然有一丝迷茫又有一丝可惜,小半仙对莫流年的感情让她想起很久前的一个人,花婆婆举起酒杯道:“不是要陪老身喝酒吗?”

小半仙小心翼翼的让莫流年伏在自己腿上,熟睡的莫流年乖巧顺产如一只猫咪。

小半仙这才拿起酒壶给花婆婆倒酒,两人碰杯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花婆婆道:“你叔叔在信中说自己是为了你才请我来,但我探你脉息不仅没病还比很多和同龄玄门中人强了许多。”

坐在火堆旁烤肉烤火,喝茶吃肉。诱人的茶香、奶香、酒香和肉香,随着篝火炊烟,飘向湖中,招呼猎手们回来休息聚餐。

晚饭的时候生了火,明德扔了铠甲,坐在帐篷里百无聊赖的生火烤东西吃。那些副将侍卫都被他赶出去了,就他一个在肉上抹了盐,美美的大吃一口,十分满足的滚到了铺上。

唐铮带着叶晓白,就站在路边吃烤羊肉串呢。街边的长条烧烤炉子里,烧红着炭火,扬着橘色火星,带着难以抗拒的暖意,衬托眼前雪景。

这时外边雪愈下愈大,屋内火光熊熊,和暖如春。小龙女咬些熟獐肉嚼得烂了,喂在郭襄口里。杨过将獐子在火上翻来翻去,笑吟吟的望着她二人。松火轻爆,烤肉流香,荒山木屋之中,别有一番温馨天地。

那小猪一被打上来,祖父就说他要那小猪。祖父把那小猪抱到家里,用黄泥裹起来,放在灶坑里烧上了,烧好了给我吃。

萨日胜他们几人在地上挖了个浅坑,堆柴生火。火要烧得很旺但没有烟,然后把整饬好的小肥羊塞到坑里。羊羔是用盐、孜然、胡椒和香草腌过,包了锡纸放进坑中,用果木烘烤三四个小时。正式上席的时候,遍地飘香,极致的美味了……

我在草地的一角支了三块石头当灶,燃起柴火,煮饭炒菜,或烧一壶开水泡茶。饭后,,我便在草地上躺下,以外衣蒙头,沉沉睡去。

哪个红薯要出炉,他摸一摸,捏一捏就一清二楚,一掀开炉盖诱人的香味飘过学校的院墙,钻进我们的鼻子里,有些小馋猫写着作业口水就不知不觉的滴在了本子上,老爷爷的烤炉前常常围满了孩子,放学的时候,更是里三层外三层,谁爱吃甜甜的红心薯?

我们把烤炉架在一块平地上,里面放上木炭,我们一起捡了好多干树枝和干树叶,小心地放进炉子,用打火机点着,火慢慢的烧起来了,我坐在椅子上拿着扇子给炉子里的火扇风,不一会木炭就慢慢引着变红了。

三个人动作很快,厨房不久便焕然一新,总算是有点人气,不像个废弃多年的鬼屋了。角落就有劈好的柴,把它们堆进灶底,用火符点燃,在上面架好清洗过的一口大锅,让它煮一锅沸水。魏无羡打开那只箱子,从里面倒出一堆糯米,淘干净了,放进锅里。

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了,我就搬出带来的炉子,拿出背包里早早就准备好的各种美食,开始我们的野外烧烤——妈妈把食物放在炉子上烤,我负责放作料,随着香喷喷的味道飘过来,我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灶里面的煤火还未熄,微微地在燃,为了温暖,猫就走到灶下面,要烤干它的毛:黄和白相间的。猫并且饥饿,翘起尾巴,馋馋地吞吃那厨子喂它的饭,它时时哼出一种本能的关于饮食时的腔调。

老头鸡皮鹤首,目光却精神,喝的是白酒,就的是一碟盐水黄豆,用大拇指和中指食指捏酒碗的姿势和力量,就知道老头是个用笔的人。在类似这样的小酒馆里,常常会遇到一些认识的老教授或文史馆那些满腹经纶的学者,他们衣着朴素,形容平易近人。老头却目不旁视,手捏一颗豆子丢在口里了,嚼了一会儿端起酒碗吱地咂一下,自得其乐。

有活,我们一同去作活没活,他总是到我家来吃饭喝茶,有时候也摸几把索儿胡玩——那时候“麻将“还不十分时兴。我和蔼,他也不客气遇到什么就吃什么,遇到什么就喝什么,我一向不特别为他预备什么,他也永远不挑剔。他吃的很多,可是不懂得挑食。看他端着大碗,跟着我们吃热汤儿面什么的,真是个痛快的事。他吃得四脖子汗流,嘴里西啦胡噜的响,脸上越来越红,慢慢的成了个半红的大煤球似的谁能说这样的人能存着什么坏心眼儿呢

马伯乐说着就得意洋洋地拿起蛋炒饭开始吃。差不多要吃饱了他才想起问他的客人:”小王,可是你吃了饭吗?“他不等小王回答,他便接下去说:“可是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只是每天吃蛋炒饭……一开起战来,你晓得鸡蛋多少钱一个,昨天是七分,今天我又一打听是八分。真是贵得吃不起了。

我喜欢喝农民那种带有苦味的茶水,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埂的树下,我毫无顾忌地拿起漆满茶垢的茶碗舀水喝,还把自己的水壶灌满,与田里干活的男人说上几句废话,在姑娘因我而起的窃窃私笑里扬长而去。

亚力山大是一直往前走,有时候向着公园里的男女一冷笑。看见了皇后门街把口的一个酒馆,他真笑了!舐了舐嘴唇,向马老先生一努嘴。马老先生点了点头。酒馆外面一个瘸子拉着提琴要钱,亚力山大一扭头作为没看见。一个白胡子老头撅着嘴喊“晚报——晚报“亚力山大买了一张夹在胳臂底下。

四十多岁的男人汉哩,对她眉辣眼唉唉。她咋能躲开他呢刚进城工作,没有熟惯的地方可去。这人却老来闲坐,发馋地瞅她,下作地笑近来越放肆咧。可这人是她们的局长哩,这人是她出来工作的恩人哩唉唉。还说一颗鸡蛋也不要,这人要的更狠

我坐的这席上的荣也与男宾一样,可是我不能吃,新娘坐筵是照例不举着的,眼看着一道道热气腾腾,肉香扑鼻的菜及点心捧了上来,我只好暗中咽口唾沫。伴娘们虎视眈眈的在旁监视着——与其说侍候,不如说监视为确——因为那桌菜收下去统是她们的好处,这也是老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