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娶悍妇 江心一羽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顾五死

第一百六十五章 顾五死

小说:

娶悍妇

作者:

江心一羽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1-20

一家人说说笑笑正在用早饭,却听院门被人敲得山响,

“咚咚咚……”

“谁呀?”

杨三娘子放了手里的碗过去开门,外头人没有应声,吱呀一声门打开,外头却是立着两名衙役,那两名衙役拿眼一扫,便瞧见了院中身材高大的穆大,当下扬声道,

“穆老板,我们老爷有话相询,还请您跟着我们兄弟走一趟!”

穆大一愣站起身过来拱手道,

“两位差爷,不知太爷寻了小的去有何事相询?”

那两名衙役应道,

“穆老板去了便知晓……”

两人虽说是语气恭敬但态度却是十分强硬,有一个上前走了一步,逼近了穆大,穆红鸾见状眉头一皱,想了想道,

“爹,即是太爷有事相询,爹爹便去衙门回话吧!”

穆大点了点头跟着两个衙役出了门,杨三娘子见状却是吓得腿都软了,她便是再泼辣见着官门里的人也是害怕的!

忙转身拉了穆红鸾道,

“老大……老大!这……这是怎么了?你爹可是本分良民决不会做甚妄法的事儿!”

穆红鸾安抚道,

“娘你放心,太爷不过叫了爹问问话,若是真犯了事,衙役早上门锁人了!”

杨三娘子听了稍稍放下心来,却还是提心吊胆,

“那……那现下要怎么办?若是……若是去问个话,回不来可怎办?”

穆红鸾应道,

“娘,你不用担心,我出去打听打听!”

杨三娘子急道,

“那处可是公堂,你女人家家的如何能随意进出!”

穆红鸾道,

“娘放心,我这回回来也是带了人的!”

当下出了门,外头两名侍卫却是就在附近,穆红鸾出来打了一个呼哨,两人应声现身出来,

“少夫人!”

“去衙门打听一下,到底甚么事儿?”

两人应声去了,去了半日才回来道,

“少夫人,这州府衙门的官儿将亲家老爷给扣起来了!”

穆红鸾眉头紧皱起来,

“可说是犯了甚么事儿?”

“说是昨儿晚上顾五被人杀了!”

“甚么?”

穆红鸾惊得站了起来,

“顾五被人杀了?他在何处被人杀的?杀人的嫌犯可曾抓到?”

两名侍卫摇头道,

“小的们没有进去州府衙门,只在外头打听了一些消息!”

若是大刺刺的凭着蒲国公府的名头进去衙门里倒有些以势压人,国公爷从不许他们如此办事的!

穆红鸾来回踱着步子,想了想将燕韫淓给的腰牌拿了出来,按着那纸上写的头一个名字,

“将林掌柜的叫来!”

两人领命去了,一个时辰之后便有一个中年清瘦男子到了穆家,进来同穆红鸾行礼,

“少夫人!”

穆红鸾请了林掌柜坐下,

“林掌柜的,可有法子到州府衙门里打听一下那顾五的事儿?”

林掌柜的应道,

“州府衙门里,小的倒也是认识些人,即刻便去打听!”

“有劳林掌柜了!”

林掌柜领命去了,待到天黑时才回来将事儿从头到尾讲给了穆红鸾听。

原来那顾五与茵茵回到了顾家,顾家老娘虽是恨自己儿子做事荒唐,但瞧在那茵茵隆起的肚子,立时便由怒转喜,当下将茵茵接进了门去,安置在家里住下。

只那顾五私心里如何肯让茵茵就这样进了门,当天晚上便同茵茵背着他老娘吵了一架,茵茵仗着自己肚子里的小东西,说起顾五在外头的女子来,那却是半分不让,

“我肚子里有你的骨肉,是我先进的门,我是正房娘子,便是她想进门,也是我为大来她为小!”

顾五皱眉道,

“你可是我二叔的小妾,你做了我正房娘子,以后让我二叔知晓了……他的性子你最是清楚……你我还有命在么?”

茵茵撇嘴讥笑道,

“你现下怕了,当时爬老娘的床时怎么不怕了?”

顿了顿得意洋洋摸了自己的肚子道,

“我可是怀着你们顾家的种,他若是动了我,你们顾家的香火可就断了!”

那顾二已是生不出儿子了,一个儿子也是瘫子,现下可就靠着顾五了!

顾五闻言只是冷笑,

“你这肚子里还不知是男是女,现下怀着身孕,他是不敢将你如何,等生下来留子去母的事儿也不是没有!”

一句话提醒了茵茵,茵茵细想顾二的性子,当时就变了脸,此时才知害怕起来,抬手便捶他,

“都是你害老娘,若不是你……老娘现下还在吃香喝辣,怎会跟你在这处受苦!”

说罢嫌弃的左右瞧了瞧这屋子,

“你瞧瞧这地儿……是人住的吗?”

跟着穆大总还有一所宅子,跟着顾五便成了这样儿!

顾五瞧得她那样便心头火起又冷笑连连道,

“吃香喝辣……你想的美!你守在那屋子里几年,他可曾瞧过你一眼,不过是把你当成一条狗养着,想起时过去逗逗,未想起时你就在那屋里等死!你若不是耐不住寂寞又怎会守在院子门口冲我抛媚眼儿……”

茵茵被他戳中痛处,上来举起拳头打他,

“你这没良心的东西,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害了我!”

雨点般的拳头打在顾五的身上,顾五身上本就有伤,那茵茵的拳头虽说不算太重,但打在他身上却是疼得要死!

顾五怒火起来,也不管那茵茵大着肚子,将她一把推了地上,茵茵尖叫一声坐在地上,扶着肚子哭了起来,两人这一番动静终是将另一间房中的顾五老娘惊动,

“小五儿……你们……你们在闹甚么?”

顾五见自己老娘被惊醒,忙应了一声,

“娘无事的!茵茵只是做了恶梦!”

他想着再呆在这屋子里同茵茵吵闹又要惊动老娘,便索性忍着疼痛从自己家中出去了。

半夜三更他躲躲藏藏,避过了巡城的衙役,寻到了表妹那宅子去,他那表妹见顾五鼻青脸肿的出现,当时就吓了一跳,

“表哥……表哥你这是怎么了?”

忙伸手扶了他进来,顾五也不敢说缘由,只说是在外头跑生意遇上了歹人,他那表妹扶了他进去,又取了药来给他轻揉,顾五躺在软榻之上拉了她的手叹道,

“卿卿还是你最好!”

表妹心疼的扶着他的脸,想了想道,

“你今儿晚上只怕要疼得睡不着了,我陪着你吧!”

顾五点了点头,他那表妹便坐在一旁,一面轻轻给他揉伤,一面又小声陪他说话,顾五本就挨了打,又与那茵茵闹了一场,现下夜已深他实在也有些撑不住了,但偏身上又有些疼。

他一双眼皮子打着架,神智渐渐开始混沌起来,一只手抓着表妹的小手,呢喃道,

“表妹还是你……还是你最好……那……那女人仗着怀了我的……我的孩子便想进顾家门……妄想!”

这夜深人静,那呢喃声被听得一清二楚,表妹的身子一僵,凑到他唇边轻声问道,

“她怀了你的孩子?”

顾五低低嗯一声,半晌又道,

“她……她勾引……我……”

“她现下在何处?”

“她……她……她在我家里闹呢!”

顾五说着话,渐渐睡意来袭,身子渐渐放软了下来,一旁她那表妹却是呆坐了半晌,缓缓起身出去,半晌端了一碗水进来,

“表哥,可是渴了?喝点儿水吧!”

顾五恍惚间张开了嘴,将那碗里的水喝了进去,却是皱起了眉头,

“怎得有些苦?”

表妹轻轻笑道,

“你若是嫌苦便……滚出去”

说话间一个耳光打在了他脸上,顾五立时清醒了过来,

“表妹!”

表妹冷哼一声立在那处,指了屋门道,

“你给我滚出去!顾五……你同旁人都有了孩子,倒还敢来骗我!”

顾五一惊这才猛然回神,原来自己前头不小心将事儿给漏出来了!

“卿卿……你听我说!”

“滚!滚!”

表妹立在那处胸口起伏,眼中无泪却已是伤心欲绝,

“若不是心心念念想着你……我又怎会从夫家跑了出来?却是没想到你竟这样对我……”

顾五还要上去说话,却被她推搡着赶了出去,把门重重关上,双眼已是无神,

“你死我也死,我们到地下做一对妻去!”

……

顾五被那表妹赶了出去,身上剧痛无比又无有旁的去处,无奈之下又回到了自己家中,顾不得茵茵在耳边唠叨多话,栽到床上立时昏睡了过去。

只这一睡却是再也没有醒过来,天亮时茵茵推了推他,才发觉触手冰凉,当下尖叫起来,

“顾五……顾五……”

顾五那老娘被她尖叫吵醒,过来一瞧立时昏倒在地,茵茵吓得跌跌撞撞跑到外头,左邻右舍的过来瞧见,这才去报了官,官府的人来抬走了顾五的尸体。

那仵作一见顾五的尸体,

“此人死前受过殴打……”

伸手去按了按他的胸腹之处,

“疑似肋骨受伤……”

仵作的话传到前头,涂瑞问那茵茵顾五为何身上带伤,茵茵却是眼神闪烁支吾以对,涂瑞见状将那惊堂木一拍,

“大胆妇人,公堂之上竟敢不从实招来,你是想让本官用刑么?”

  https://../book/76066/361595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