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稳住,我能苟 樾玥 > 开始搞事的第五天

开始搞事的第五天

小说:

[综]稳住,我能苟

作者:

樾玥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30

花开院弥生从不说谎。

他所言皆为真实。

用他曾经的狗比老板,那个该死的绷带怪物的话来讲, 「从来不认为自己在说谎的小弥生真的超级有趣。」

是天生的卧底。

空洞的胸腔让满腔怒火的愈史郎都停下来脚步。

他感到了不安与好奇。

作为医者,他从未在人或者鬼上看到这样堪称奇迹的一幕。

细密的网模拟出了*屏蔽的关键字*的形状,透明的,带着萤火的光亮,跳动着。

如此美丽。

又如此虚幻。

就和这个突然出现在树林中的少年一样,浑身上下充满了谜团。

就像华美娇弱的笼中鸟被他的主人安放在了金丝笼中,日日啼哭。

却在美貌的姬君偶然路过屋檐时,轻笑打趣道,「看啊,这鸟儿唱得多欢快啊。」

巨大的视觉冲击,以及来自少年单薄胸膛空洞的恶意,让愈史郎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是鬼舞辻无惨吗?”

花开院弥生并没有任何窘迫,他淡然地将凌乱的衣襟整理好,在珠世担忧的目光下,发出了句感慨,“珠世*屏蔽的关键字*,你真是个好女人。”

会为了罪大恶极的他残缺的身体感到难过。

实在是太温柔了。

愈史郎:!

突然警觉!

他默默挡在了珠世面前,狐疑地抬头,观量起眼前的少年,“珠世大人品行高洁!”

潜台词是麻烦某些人不要痴心妄想。

像是护食的小兽。

珠世徐徐起身,“介意和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弥生?”

花开院弥生:“当然。”

这并不是什么不可说的秘密。

花开院弥生的母亲源姬是深受天皇宠爱的姬君。

娇憨善良,又不谙世事。

即便嫁为人妻,也依旧是源姬,而不是被人称作花开院夫人。

她一生唯一的遗憾是当年怀孕时受到了惊吓,早产了。

而花开院弥生就是那个可悲的早产儿。

即便是一点冷风都可能要了他大半条命,在平安京时代,和藤原家的次子是有名的病美人。

即便是在以病弱为美的平安京时代,花开院弥生都是绝对的病西施。

如果只是这样,他和藤原家只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

不过因为同一体弱,两家的孩子倒是经常被人放在嘴边提及。

但弥生觉得这场比较,一定是他先取得胜利的。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藤原家的次子活不过这个冬天了。

已经请了阴阳寮占卜吉日了。

而弥生还小,哪怕只能够躺在放置了五个炭火盆的房间里,做一朵随时可能凋零的温室之花。

他也能比那家伙活得更久一些。

只是弥生等啊等,就是没等到藤原家挂上白幡。

原身:……

这就有点尴尬了。

不是大兄弟,你配合一下啊。

我还在赌坊压了小一百两白银,等着翻本儿呢。

偏偏那家伙就挺过了那个冬天。

听说身体已经大好了。

却不顾部下的劝解,搬去了废弃不见阳光的小屋居住。

据说是因为觉得自己原先的房子风水不好,和自己相冲。

没等原身惋惜自己好容易攒下的私房钱打了水漂。

他就看见在满月之夜与素未蒙面的藤原家次子相遇了。

“或许是觉得我可怜吧。”

弥生成为了鬼。

在那个夜晚。

他第一看到了和自己一样因病出名的男人。

然后死在了那个夜。

因为他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

简单说就是原身之所以一直生病,是因为*屏蔽的关键字*上有一个小口。

即便是放在现代医学科技上,也是一个漫长的治疗过程。

更谬论是一千年前的平安京了。

后面发生的,弥生并没有再多说。

因为该怎么说呢?

抬头看了看神情悲重的珠世还要愈史郎。

屑老板在初期对和他为人时的经历如此相似的孩子,保持着难得的同情。

他取走弥生*屏蔽的关键字*的原因,还真不像珠世两人想得那么阴暗。

毕竟大孙子,小儿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作为藤原家的次子,或许叫他鬼舞辻无惨更为熟悉的鬼王,对弥生在最初是真的不错。

如果将鬼舞辻无惨的血液比作包治百病的药物的话,这个药就有点刺激了。

至少不是花开院弥生那颗千疮百孔的*屏蔽的关键字*所能承受住的烈性药。

但屑老板毕竟不是专业医生。

他第一次想要改变某人的命运,那就一定要成功。

既然弥生的*屏蔽的关键字*不行,那他就给他换一颗*屏蔽的关键字*好了。

差不多就是这样简单粗暴的理由。

反正作为鬼,拥有高速再生的能力,只要不是太阳,就算头首分离也不会死啊。

嗯,说出来可能没几个人会相信。

鬼舞辻无惨也曾经有过这样‘天真烂漫’的高光时刻。

他取走了弥生的*屏蔽的关键字*。

与之相对的,安放上了一颗完美的宛如艺术品的替代品。

「去向我证明你的价值吧花开院弥生。」

当然,你以为屑老板真就这么好心?

他虚弱的躺在阴暗的房间,等待最后的鬼化完成。

严格意义来讲,屑老板对弥生还是有所不同的。

可是这和他想请屑老板晒阳光浴喝紫藤花茶又有什么冲突呢?

他想要夺回自己的*屏蔽的关键字*。

“虽然冒昧,但珠世*屏蔽的关键字*并不用再食用*屏蔽的关键字*了对吗?”

弥生和珠世达成了一致。

他将珍藏的琉璃瓶子拿出。

淡红的血液像是流浆一样在瓶中晃荡。

“这是无惨的血。”

即便是在结界的帮助下,不会被屑老板发现的最大容量也依旧少得可怜。

但对珠世来讲,这已经足够了。

这几滴暗红的鲜血可是货真价实的鬼王之血。

即便淡然如珠世,也差点失手将手边的被子打碎。

这份礼物,可真是太贵重了。

贵重到珠世仿佛已经看到了为家人报仇之后平静的离去。

“弥生你知道如果鬼王*屏蔽的关键字*,我们这些依附鬼王之血生存的鬼也会消散的事吗”

花开院弥生:……

不是,等等?

虽然已经料到这个可能,但屑老板你竟然还真把这个*屏蔽的关键字*功能写进了你的编程中了?

草。

屑老板,*屏蔽的关键字*可真是个人才。

这么稳扎稳打?

*屏蔽的关键字*到是拿出点全篇最大boss的魄力,大家正面刚一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