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第一姝 黑鱼精 > 349、靠山

349、靠山

小说:

第一姝

作者:

黑鱼精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1-20

  周玉典张张嘴,想说古往今来以谋反罪被治罪的公主和驸马并不在少数。

  不过看着姜文翰开开合合的嘴,最终没有说出来。

  他们也确实需要一个粗大腿抱着。

  这世上想左右逢源的,一般最终都两边靠不上。

  他以前没得罪安定侯一系的时候还好,现在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得罪了对方,对于欲治他于死地。

  加上他们现在又面临着如此重大的机遇。

  如果没有靠山,仅凭他们自己根本把握不住,虎狼环饲的境况下只怕连点肉渣也留不住。

  周玉典端着酒杯“全仗姜大人帮为兄联络大公主府。”

  凭着他自己,想投靠都找不到门路。

  姜文翰可不想被看出来他跟大公主府早有联系,回道“任家跟大公主府素有往来,走任家的关系就能跟大公主府联系上。”

  依旧把周玉典拱到前头作为马前卒,伪装成他自己是周玉典的手下随着他行事。

  以后若是有需要,他尽可以借口跟周玉典拉开关系,没人会察觉他跟大公主府的关系。

  周玉典还蒙在鼓里,很感激的说“我们兄弟齐心协力,把种植棉花的差事办好,我绝对不会亏待姜大人。”

  虽然袁家人因故没来,两个人也喝得酒酣耳热才散。

  离开周家,被风一吹,姜文翰的酒气散了些,对随从说“给公主送信,说事情办好了。”

  又说“顺便见见袁先生,让袁先生不用担心,就说棉花的事情爆出来了,是铁官府托了大公主府照看他们,让他们安心住在公主府。”

  碧玉把袁明珠吃剩的饭端了下去,吩咐玛瑙听着些里头,她则拐了去找管客院的嬷嬷。

  还没等到回话,姜文翰派来的人就到了,得知是任家托了大公主府照看他们,袁弘德就放心多了。

  袁明珠则猜到了汉阳公主府就是姜文翰背后的人,姜文翰则是汉阳公主府对外的白手套。

  来人“公主府会安排人指点一下袁先生的礼仪,方便面圣的时候进退得宜。”

  袁弘德问了会不会错过回程。

  来人“一下,如果真来不及,我家大人会安排袁先生回程的事宜,先生尽管放心。”

  既然对方没有恶意,袁明珠就住得更舒心了。

  公主府还安排了裁缝过来给他们量尺寸,给他们做面圣穿的衣裳。

  袁弘德对带着裁缝过来的嬷嬷说“我家这个小儿的就不必量了。”

  不准备带袁明珠去。

  袁明珠也知道她不能去。

  虽然她对去跪着回话不感兴趣,但是这个世界,总是无时无刻不在展示它对于女性的恶意。

  嬷嬷看看矮不隆冬的袁明珠,客套道“一并量了吧,也费不了多少布料。”

  示意裁缝给一起量了。

  袁明珠被那一眼看得,感觉受到一万点暴击,决定午饭多吃他们家一碗饭,太气人了。

  袁弘德“太破费了,她衣裳够穿,正长个头的孩子,穿几天就穿不了了,实在用不着做太多衣裳。”

  嬷嬷依旧坚持“一并做了吧。”

  看着公主府也不缺这一星半点,袁弘德也不再固执己见。

  只说道“那就多谢了,麻烦师傅给做成女装吧,男装只是方便出门穿,回家就用不着了。”

  担心公主府把袁明珠当成男娃,回头若是安排了她去面圣,虽说不是故意而为,在有心人眼里也是欺君之罪。

  嬷嬷惊讶了一瞬。

  “哦,那就做成女装吧!”

  再看袁明珠的眉眼,果然若是忽略她的豁牙,还真像是个女娃的长相。

  待衣裳做好,嬷嬷带着人给袁家的人送去。

  迎面遇到公主府的三公子。

  三公子十二三岁年纪,是昭朝建立以后出生的。

  那时候除了一下偏远之地尚未平乱,基本大局已定,长公主生他的时候已经卸甲归家,又一门心思想生个女儿。

  所以他出生以后就被他的公主老娘当成女娃子打扮,年少无知的他还觉得美呢。

  直到年岁大了些,知道好歹了,再也不愿意被他娘左右,才摆脱了穿裙子戴珠花的命运。

  可是往事依旧不堪回首,每每想起都气急败坏。

  偏偏安阳侯家的那个顾宪,总是拿这件事嘲笑他。

  看到包袱里露出一角颜色鲜艳的布料,以为他娘还想弄件女装给他穿,拧着眉毛问“拿的什么东西,我看看。”

  丫鬟婆子不敢违逆,把包袱递给他。

  穆俊辉把裙子拿出来,往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看到不是他的尺码才放了心。

  扔回给丫鬟婆子。

  却不知道他的这个行为,结合他小时候特别喜欢裙子,在下人们眼里看来,就是小公子想穿裙子,结果却让他失望了。

  那边汉阳公主也很快得到消息“袁先生带来的那个小曾孙是个小姑娘?做给她的裙子三公子看了特别喜欢?”

  笑道“那我小时候让他穿裙子,他还跟我闹什么闹?”

  又对跟前的丫鬟吩咐道“把那小姑娘领来我看看。”

  来人来领她的时候,袁弘德带着袁伯驹他们去学礼仪了,袁明珠独自坐在客院的美人倚上打瞌睡。

  阳光正好,吃饱了正犯懒。

  袁明珠揉着眼睛,还在发懵。

  迷迷糊糊的就被领到大公主那边。

  大公主看着她睡眼惺忪的样子“这孩子,怎么困成这样?”

  袁明珠这会子看着眼前雍容华贵的妇人,才清醒过来。

  看看她头上夸张的衔红宝金凤步摇,差不多就猜到她的身份了。

  眨巴着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

  旁边的丫鬟推她一下“赶紧给公主行礼。”

  袁明珠知道所谓的行礼就是给叩拜。

  还好她膝盖才一弯,长公主就拦着了“孩子小,不用这些俗礼。”

  拉了她的手细看。

  袁明珠虽然娇惯,家里忙的时候也得搭把手,手心里有些薄茧。

  大公主一下子就察觉了。

  大公主往年手上也有茧子,近些年虽然养尊处优,茧子也只是淡了些。

  是以对手上有茧子的人特别有好感。

  拉着袁明珠问些家长里短。

  袁明珠观察着大公主的表情,谨慎的回答着。

  据她的观察,大公主应该是个挺矛盾的人,见到真人这种感觉更强烈的。

  一般这种人要么通情达理,要么反复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