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作为魔王的我求死很困难 流水沧澜 > 第 15 章

第 15 章

小说:

作为魔王的我求死很困难

作者:

流水沧澜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14

占卜师表示风评有被害。

诺薇尔觉得这得亏占卜师不知道,不然他一定会气的踢掉棺材板。

要知道之前他们二人分别的时候,诺薇尔可是毫不留情的使用了缩地成寸然后逃脱掉的,那个时候占卜师在后面追,她在前面没良心的跑,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恐怕可怜的占卜师直到此刻都还在担忧着她的行踪。

虽然这样子做很不对,但是为了自己的计划,以及为了照顾当时没能制定出来的后续出路,诺薇尔选择了跑路。

就是细想起来有点对不起他。

站在路人角度来看,格林是真的从头惨到尾的,然而现在他都退场了,诺薇尔和系统还要把他拉出来“鞭尸”,诺薇尔自己都觉得有点良心痛。

但与此同时,她又发自内心的、真诚的觉得——这个计划真棒,很符合诺薇尔本身的性格与想法。

而且艾莉这个身份她还没有用腻呢,诺薇尔表示自己还挺喜欢艾莉这一角色,如果可以,她甚至还想继续和占卜师耍一耍。

不愧是系小统,深知她意。

于是她对系统赞赏的笑了笑。

系小统挺起了它的胸膛,胸前的羽毛更加的锃亮了。

接触女主的计划已经制定,接着就是安静等待了。

为了使剧情按照剧本进行,诺薇尔现在是不会插手,也不会出面和女主会和的。毕竟如果她插手了的话,那么女主还怎么被珀希救下呢。

如果这里再度出现剧情偏移,那么这个可怜而脆弱的剧情不知道会奔跑到哪个国度。

诺薇尔不想出现这样的意外事故,因此她决定冷漠而平静的等待,等着安娜贝尔和珀希的相遇;然后等到他们进城,她就可以出来巧遇安娜贝尔了。

到时候她可以说自己就住在巴乌城,之前和占卜师分离之后就来到了这里。

至于系统所说的那个“被占卜师始乱终弃”的理由,诺薇尔脸皮还没有厚到这种地步,占卜师多么风光霁月的一个人,她怎么会忍心给他背锅呢。

再怎么说也是她始乱终弃格林的好吧。

于是诺薇尔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一边观察着安娜贝尔那边,一边和系统商讨着后续计划。

因为还不了解珀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计划也不好制定的太过大胆。

和第一次在完全无知的情况下遇到格林、第二次遇到的是昏迷的加西亚这两种情况不同,现在她将要和一个完全清醒的珀希相遇,而且还是在诺薇尔明显别有所图的情况下。

诺薇尔害怕她太过刻意而出现什么意外,因此最终她和系统决定,还是顺其自然,前期让自己尽量显得像一个路人一样。

换句话说,就是尽最大可能的将自己代入艾莉,忘记自己诺薇尔的身份。

系统摸了摸自己的嘴巴,然后蹲在诺薇尔肩膀上说道:“我觉得,珀希应该是一个好人。你看,他都能出面救下女主,说明他一定是个善良且好心的人啊。”

诺薇尔居然觉得它说的好对哦,但是这和他是不是个好人有什么关系呢,现在不是在讨论计划吗。

系统表示你别慌,听我慢慢道来:“这样的好人,一定是憎恶魔王的,并且以结束魔王统治为人生理想。所以我觉得无需做多余的工作,我们只需要和他建立好联系,在最后时刻暴露身份就可以了!”

诺薇尔觉得脑壳有点大的同时又莫名诡异的欣慰。

“那按照你这么说,这件事情非常的简单咯?”

系统连忙点头,“而且,我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他是男主候选人,就意味着最终他有可能喜欢上女主。那么,假如说一个人伤害了他爱着的人,你觉得珀希会怎么做?”

诺薇尔一眨眼,一拍手掌,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这倒是给诺薇尔提供了一个新思路。她居然都没有想到这一点,按照常规剧情来说,男主是和女主相伴相生而存在的,当一个人被确定了是男主后,那么他必然是女主的爱人。仅凭情侣的身份,男主就有必要和责任为女主报仇。

换言之,诺薇尔也可以将重心放在男主身份确认后,在男主面前欺负女主,以此达到拉仇恨的目的。

这样看起来,除了她和系统之前商定的、针对每个特定人物的小计划外,其实这一条计划可以作为万能计划当做备选。

诺薇尔越想越觉得可行。

于是她和系统对视了一下,彼此之间惺惺相惜,仿佛已经预料到了将来的胜利。

而至于诺薇尔一直都会想的“万一”这种情况,则被她完全的忽视了过去。

必胜的信心下是不需要万一的!

当然,倒不如说,诺薇尔的智商和多虑只是一时的在线,大部分情况下,她还是个憨憨。

此刻两个憨憨已经放下了一半的心,仿佛前途尽在掌握。

*

安娜贝尔看了看地图,她知道只要从巴乌城进去后,再往前走就是王城了,只要她能进入王城、见到国王,那么或许他就能够认出自己,进而恢复自己的身份。

原本她不想过来的,毕竟公主什么的,对安娜贝尔来说并不重要;她只想安分的当着养父母的女儿,在村子里种种田,然后度过这平淡但却幸福的一生。

可是......

原本属于她的幸福生活都被毁了。

安娜贝尔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魔王的手下进攻了他们的村子,杀害了她的父母,自那以后,她就开始流浪,只有仇恨在支撑着她。

想到这里,安娜贝尔攥着地图的手指紧了紧,忍不住的落下了泪。

但是下一刻她就坚强的擦干了脸。

无论如何,现在的她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她是带着仇恨而活着的。只要能够打倒魔王,安娜贝尔并不惧怕这一路的艰难险阻。

只要能杀死魔王。

只是这一路来,安娜贝尔还没有遇到占卜师曾经所说的伙伴,她不禁有些怀疑自己,她到底是不是占卜师口中的天命之子呢?

万一她不是怎么办,万一她不能打败魔王怎么办...安娜贝尔恐惧这种可能会失败的结果。

但是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她也没有退路了。

*

第一天就这样要过去了,天色很快就要晚了,但是安娜贝尔那边还是一片安静,没有人去欺负她,珀希也还没有现身。

诺薇尔想,应该还不到时间吧,毕竟系统的剧情预知又不是预知当下的剧情,有可能会停两三天。

因此她看了眼女主那边,见她无事,在这边留了个传送阵后,就拐去买了些加西亚交代的药材,而后回去了。

诺薇尔倒是不担心加西亚,毕竟他在村子里,罗莎也会照顾他,吃穿不愁,不用人担心。

而且,他此刻恐怕正在调养生息吧,坐在软床上,惬意的很。诺薇尔这么想着。然而让她惊讶的是,等到她回到村子的时候,却发现被借用给他们的那间屋子外面点亮了一盏灯。

似乎像是在等待着她回来一样。

诺薇尔不由怔了怔,心底还有点不可置信。

加西亚会做出这样的事吗?不会的吧,这一定是罗莎做的。

诺薇尔进了屋,刚一推开门就看到加西亚望了过来。烛火下,肤色苍白的青年安静的坐着,周围仿佛都渡上了一层烛火光晕。他黑色的眸子中虽然没有神采,显得涣散,可眼睛的形状却很漂亮。

见他没有坐在床上,而是坐在凳子上,像是等待着她的模样,诺薇尔不由愣了愣。

......外面的灯真的是加西亚留的啊?

虽然心里迟疑的这么想了想,但是诺薇尔并没有询问出来。

而后她如常的和加西亚打了声招呼,然后把药材放在桌子上,“我回来了,你来看看对不对,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会出错。”

加西亚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接药材,而是轻声道:“...你回来的很晚。”

诺薇尔随口编了个理由,“因为这些药材有些不好找,所以我就多跑了好几家的店,然后又和老板们搞了搞价,这才买了下来。”

为了防止加西亚怀疑,她又补充道,“可能前一段时间货物紧张吧,不过我多跑了几家,还是凑满了的。”

今天的诺薇尔依然很戏精且充满了谎言。

诺薇尔并不担心谎言被戳破,与其说她现在是在努力刷加西亚的好感,倒不如说是在维持与他的关系。

甚至于到了最后,诺薇尔还需要他对她负好感。

如果到了最后的时候,所有的事情曝光,能够让加西亚加一波负值,诺薇尔反而求之不得。

因此现在她才能够随口道来,一点也不怕将来出事。

加西亚微微沉默了下,然后对诺薇尔伸出了手。

诺薇尔疑惑了下,“嗯?怎么了?”

加西亚道:“手伸过来。”

诺薇尔把手伸了过去,接着就看到加西亚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而后像是在诊脉一样在她的手腕处轻按着。

他微垂着眸,而后道:“...没有受伤。”

那一刻,诺薇尔说不清心底是什么感觉,她只是下意识的问道:“你是为了看我有没有受伤啊?”

加西亚没有回答,但与其说是冷漠倒不如更像是默认。他松开了她的手,转而去看药材。

虽然他脸上带着一如既往冷冷的表情,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诺薇尔此刻心底却很活泛。

她拉开了椅子坐在加西亚旁边,看了看他嗅药的侧脸,然后忽然笑道:“原来你担心我啊。”

她一个弱女子出去买药,一整天都没有回来,终于回来了却是在傍晚,难怪加西亚会多想。

只是诺薇尔却是没想到,加西亚居然真的会担心她。

于是诺薇尔忍不住嘴贱的调戏他,“既然这么担心我,怎么不说出来啊?而且还压榨我,让我睡地上。”

加西亚放下了药材,淡淡的抬眸瞥了她一眼,眼底情绪凉凉,而后勾唇一笑。

“是啊,担心你,明明是一个‘弱女子’,不知道为什么体内有着法力的运转,这让我很是担忧啊。”

诺薇尔:................

淦。为什么这人刚摸了摸她的手腕居然能摸到这些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