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稳住,我能苟 樾玥 > 开始搞事的第一天

开始搞事的第一天

小说:

[综]稳住,我能苟

作者:

樾玥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1-30

花开院弥生登门拜访了炼狱一家。

以下弦之六的鬼的覆灭为契机。

炼狱槙寿郎本应在家陪伴妻儿一段时间。

就算是炎柱。

成功斩杀十二弦月的鬼,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但是那只下弦的鬼非常奇怪。

在被日轮刀斩下首级的那一刻,身体不自然地僵硬着。

涕泗横流地哭泣。

却仿佛看见了极其恐怖的事物,一动不动。

在接到了杏寿郎的传信,炼狱槙寿郎就向主公请辞,马不停蹄地赶回了荏原郡驹泽村。

将手中的文员工作交给了同僚,无论是炼狱槙寿郎还是产屋敷一家都都不敢去赌那微弱的可能。

敌明我暗的劣势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所以他们必须花百倍千倍的精力,顶着常人的不理解,然后将恶鬼斩杀。

却是如此的不妙啊。

即便只是下弦六的鬼,但那家伙的血鬼术却好死不死地克制着炎之呼吸。

除了天赋异禀,能够成为下弦月的鬼,至少活了数十年。

以人肉为食,获得力量,躲藏在阴暗处。

炼狱槙寿郎从来都不是天才。

炎之呼吸被克制了,那他还有从记忆起就拥有的剑术。

千锤百炼的剑术是绝对不会欺骗人的。

藏身于沼泽中的水蛟已经和这片沼泽同化。

即便想出破解之法,使用炎之呼吸将整片沼泽的水汽蒸发!

但还是差了一步。

沼泽中有毒。

随着蒸发的水汽,吸入肺部。

炼狱槙寿郎甚至一度以为他会死在这里。

但是,他活了下来。

在下弦之六的水蛟即将刺穿他心脏的时候。

那只鬼眼里布满了恐惧。

甚至浑身都变得僵硬,甚至忘记了逃跑。

在日轮刀挥下时,他甚至感到了一丝解脱。

「请您原谅我,无惨大人。」

请您宽恕。

他不想死啊!!!

模糊的身影,唯有那一双竖立的红瞳让人心悸。

冷漠,残酷的眼瞳中倒映着他难堪的败北。

而那位大人,从来都不会需要败北之人。

之前的下弦六的那个鬼,就是因为败北,被剥夺了十二弦月的称号!

绝对不能输!

被恩赐得到的鬼王之血,在主人的操控下开始暴动。

呼吸乱了。

对身经百炼的炼狱槙寿郎来说,这是绝佳的机会!

炎之呼吸·一之型·不知火!

那是……

那是!!

在消散在枯叶丛之前,水蛟终于看清了。

那并不是无惨大人。

那是一直隐藏于无惨大人身后的那个孩子。

「嘘。」禁声,安静。

于是连说话的权利都被剥夺。

花开院弥生将气息完美的掩藏于树林之中,无悲无喜地看着头首分离,还在地上挣扎的下弦六。

「拥抱着太阳,愿你有个好梦。」

“无惨大人,您看见了吗?那家伙……”

将死的忠犬妄图呼唤他的主人,将眼中所见汇报,他察觉到了那孩子的不对劲。

作为恶鬼,竟然选择帮助鬼杀队?

何等滑稽啊。

只是,太迟了。

花开院弥生低下头,看了看遮天蔽日的大树。

这是这片山的山主。

在得到了山主的首肯之后,作为曾经的天才,花开院弥生略显手生的以整座山的灵脉作为阵眼,布下了结界。

将这片山与外界相隔。

这是他最出格的尝试。

那么屑老板能够看到吗?

真是太让人期待了啊。

数百年的等待与蛰伏,一点一点的小心试探。

在刀尖上起舞,终于完善的术式,会带给他怎样的惊喜呢?

弥生非常期待。

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那家伙看到他之后会一脸惊恐,但总归没有发生超脱剧本的额外戏码。

弥生表示非常欣慰。

一点小事也并不太需要过多的在意就是。

结局总是好的不是?

成功的柱都是优秀的脑补帝。

炼狱槙寿郎也不例外。

他将此次怪异处一一写上,汇报主公。

然后发散开了。

刚刚继任产屋敷家主之位的产屋敷耀哉对此非常重视。

从风柱继子陷入昏睡不醒,再到炎柱遇到了下弦之六,以及消散之前,下弦六那声喟叹。

产屋敷耀哉敏锐地察觉到了或许有什么变数出现了。

柱合会议提前召开!

为了这微弱的变数!

所以当花开院弥生溜溜达达跑到炼狱家做客的时候,看了眼道场。

哦豁。

这一家老小,老的老,弱的弱,要是恶鬼出现的话,还不一网打尽?

作为柱,要更加努力的保护家人才对嘛!

也就遇到他这种不喜欢打打杀杀爱好和平的鬼了,要不然这可怎办哦。

操碎了心的弥生叹了口气。

“怎么了吗弥生?”

家主不在,家里的女主人接待客人。

非常美丽温柔的女士。

花开院弥生眼睛发亮。

他最是没有办法抗拒这类型美丽温柔的存在了。

花开院弥生:“冒昧打扰真是非常抱歉。”

炼狱琉火抿唇一笑,在杏寿郎的搀扶下缓缓落座,“请不要在意。”

“是妾身还没来得及感谢弥生。”

某种程度上知道自己的长子是相当难搞的那种。

但因为某些原因,又意外早熟。

“能够有个同龄的伙伴,真是太好了呢。”

花开院弥生头顶的小花花开了。

被漂亮温柔的美人夸奖了啊。

“在下想让杏寿郎帮一个忙。”

“请说。”

“杏寿郎的鼻子相当敏锐,在下家里曾是做香料生意的。”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但是我没有任何的天赋,无法发觉香料间细微的差距。”

花开院弥生现在的身份是落魄的香料店家的长子。

平庸的才能,即将破产的小店。

“最近商场引进了西洋的香水后,店里的生意就更不好了。”弥生说得婉转。

其实鬼知道他哪儿去找个香料铺来。

但三天不到的时间。

他就有了一家开在东京府落魄的小店。

“在下希望能够得到杏寿郎的帮助。”

“这是当然。”炼狱琉火在征求了长子的意见之后,自然不会不答应,“犬子能够帮到你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花开院弥生:OK

妥了。

最后一次慈悲地看向对此一无所知的童工。

弥生笑得腼腆羞涩。

“那么未来一段时间请多多指教了,杏寿郎。”

“放心大胆的将事情委托给我就好了!”

笑得相当爽朗,杏寿郎拍着胸脯保证,“不过,要在每天练剑结束之后才可以。”

“这是当然。”

花开院弥生回答道。

毛绒绒的幼崽果然是人间至宝啊。

如果不是因为琉火夫人还在一旁,花开院弥生可能就已经克制不住自己,将脑袋埋进那毛绒绒的胸脯中,猛吸仙气,续命了。

要不,养一只猫头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