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第一姝 黑鱼精 > 350、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350、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小说:

第一姝

作者:

黑鱼精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2-11

  说了一会话,袁明珠觉得大公主是个很强势,却还算通情达理的人。

  也就不拘束了。

  “会骑马吗”

  袁明珠摇摇头。

  他们家就一匹骡子,还是才出哺乳期,这次出远门都没舍得使唤,哪里有马给她骑。

  倒是他们家的袁幼驹,骑马骑得似模似样。

  “我们家袁幼驹会骑马”想着就秃噜出来了。

  “袁幼驹是你弟弟吗”

  袁明珠有些难为情的说:“不是,袁幼驹是只猴”

  大公主爆笑出生。

  袁明珠:“猴子骑马,寓意马上封侯。”为自己辩解。

  大公主:“对,马上封侯,马上封侯好。”

  袁明珠才觉得脸上的红晕消了些。

  觉得汉阳公主还不错。

  “找一套三公子小时候穿过的胡服出来。”大公主又吩咐丫鬟。

  要带着袁明珠去校场骑马。

  拉着换了一身胡服的袁明珠,“让人给你挑一匹小牝马。”

  叽叽咕咕说着话往外走。

  到了马厩外头,就看到她家的三儿子正牵着马往外头去。

  “你这是往哪里去”

  “禀母亲,我准备去城郊庄子上跑马。”三公子回道。

  这会大公主有人陪着了,挥挥手:“去吧”

  他的两个哥哥成年以后都在军营历练,常年累月不在家,他都快成**小棉袄了。

  本来以为今天又被堵个正着走不了了呢,没想到他娘能放他一马。

  喜滋滋的跑出门,问身边跟着的小厮:“我娘身边带着的是谁家的孩子”

  大救星啊,要是能把这孩子弄了放在他娘身边,他娘以后就不会天天盯着他了。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想想都美。

  “三公子说的是那个小丫头吧听说是客院住着的那家棉农家的姑娘。”

  穆俊辉只觉得天地间都是满满的恶意。

  他一个大男人,被他娘骗着穿了那么多年裙子,如今来了一个小丫头,他娘居然给人家穿胡服。

  他娘这是闹哪样啊

  没见过这么坑儿子的娘。

  打消了把人留下的主意,不能留这样一个人在这里扎他的心,刺他的眼。

  袁弘德带着袁伯驹兄弟去学礼仪,并跟着汉阳公主府的幕僚商讨怎么应对圣上的问话。

  接连几日早出晚归。

  他们出门的时候袁明珠还没醒,他们回来的时候她又玩了一天累了,早呼呼大睡了。

  根本不知道他们一走他们小宝就被大公主给偷偷叫了去。

  直到这天,所有的准备都安排好了,曾祖孙几个才有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晚饭。

  袁明珠给她曾祖父夹了一筷子焖羊肉,“这个好吃,我今天中午在公主殿下院子里就吃了这个,我觉得特别好吃,殿下就让晚上给我们添一道这个菜。”

  袁弘德咀嚼的动作一顿。

  袁明珠才察觉,好像这些天没跟曾祖父交代她的去向。

  不过她还以为大公主会让人跟她曾祖父说一声呢

  第一天不说,是突然想召见她没准备,后头也没说,事情有异啊

  袁弘德觉得嘴里的羊肉突然没了之前的味道。

  袁明珠怕挨骂,低着头刨饭。

  袁弘德吃的时候才发现,米饭也换成了碧粳米。

  大公主那边院子里,大公主正问她的大丫头幻云:“给那边院子里把幔帐和被褥都换了吧”

  幻云:“照着您的吩咐,早就换了,不仅幔帐和被褥换了,厨子也换了,还多拨了两个二等的丫头过去。”

  哄着那小姑娘些,她过惯了好日子,人往高处走,年龄又小,自己估计就不想回去再过苦日子了。

  袁弘德也发现了院子里的变化,不过他倒是没有太担心。

  他们家小宝一贯主意正,也不是那等小鼻子小眼睛的孩子,不是谁拿富贵一勾就跟人走的。

  只交代她在大公主跟前要守礼,别太放肆。

  第二天就跟着公主府的人进宫陛见圣上了。

  袁明珠照例是被叫到了公主的院子里,吃了早膳,大公主倚着贵妃塌,一个妈妈给她修着指甲。

  旁边袁明珠也倚着一张小号的贵妃塌,也有人给她修着指甲。

  闲着的那只手则捏了剥去皮的葡萄吃着。

  不知道还以为她们是母女呢

  大公主吃了一颗葡萄,问她:“今日袁先生进宫面圣,袁先生说了你们什么时候回去吗”

  袁明珠把嘴里的葡萄咽了,“曾祖父说了,天气冷了,不能在外久待,待久了家里的暖房该不好建了,

  暖房若是建不好,明年的瓜苗该没法育苗了,又耽误一年。”

  大公主就是喜欢她小人儿净说大人话多小模样。

  试探道:“让你曾祖父先回去,你在本宫这里多住一阵。”

  袁明珠还真有点舍不得这些好吃、好玩、好住的,似乎感受到现代那一世的便利。

  可是她更舍不得她自己家,舍不得家里人。

  摇摇头:“不行啊,我出来这么久了,我娘和曾祖母该想我了,而且我得回去帮我曾祖父建暖棚,有了暖棚明年的西瓜能提前一个月上市,能多挣好多钱。”

  又说:“到时候我托人给殿下送些来,我们家那里土质特别适合种西瓜,种出的西瓜又大又甜。”

  可惜如今还没有草莓传进来,不然种些暖棚草莓该多好,袁明珠想着。

  大公主听着她前一句话有些不高兴,听到后面一句又有些开心了。

  皇家亲情薄,她跟她的那些兄弟姐妹关系都一般,驸马爷这边也没有近亲了。

  两个儿子大了,展翅高飞的鹰,她只能远远看着他们翱翔的身姿。

  最小的儿子,躲着她跟避猫鼠似的。

  自从之前胡维昆一系上书**她“牝鸡司晨”,为避其锋芒,她听从九皋先生的建议,渐渐淡出朝堂,把事务都交给驸马爷。

  之后就只能待在家里,说话的人都只有几个贴身的丫鬟仆妇。

  好容易遇到一个能说得上话,又对她没有什么厉害关系的,就想把人给留下不放回家了。

  见袁明珠不吃哄,旁边幻云插话道:“咱们公主府也有庄子种西瓜,明珠**留下建个暖棚一样能种西瓜,不仅能种西瓜,想种什么都行,这里是京城繁华之地,比你们那里乡下好多了。”

  袁明珠不喜她语气里的高高在上。

  “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我喜欢乡下。”

  幻云脸上的笑就有些勉强。

  再是乡下也比寄人篱下强,又不是小猫小狗,喜欢人家孩子也能抱回家的

  真是想不透这些古代王公贵族们的脑回路。

  大公主听了袁明珠的话若有所思。

  中午袁弘德回来了,跟她禀报过面圣的经过,要带着袁明珠一起回客院。

  大公主也未为难,放了他们回客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