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酒名千愁醉 逐光的乳酸菌 > 第十三章【血夜】

第十三章【血夜】

小说:

酒名千愁醉

作者:

逐光的乳酸菌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16

“扑”

李广君将嘴里的骨头吐了出来,望着染红天边的落日,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都一日过去了,这些马贼怎么还不来?难道我们还得再等一天么?会不会他们吓得不敢来了?”

“不会的,风媒还没撤,迟早会来的,现在怕是在召集人手呢吧。”庄燕桥啃着手中的兔腿,望着远方的山林说道。

“说到风媒,昨日震东看到了那几名崽子,差点就要去动手了,还好被我拉了回来。”李广君白了熊震东一眼。

熊震东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却不想将满手油腻抹到了头上,看的几人噗嗤大笑起来。

“笨手笨脚的,呐!擦擦吧!”黄梦璃嘴里嫌弃着,却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熊震东。

熊震东接过手帕,一时间竟是愣住了。

这下可是真真的把他给难住了。擦吧,不舍得,不擦吧,又怕黄梦璃要了回去。

就在熊震东心思游移不定,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李广君忽然起身大喜道:“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熊震东一听,眼珠一转,迅速将手帕塞进怀里,提起自己的双锤便施展轻功纵身跳将出去,朝着南边飞速而去,渐远的身影传来一句长笑:“哈哈哈哈!我去将他们全都锤成小饼饼去!”

“走吧,出去迎接下远道而来的客人。”庄燕桥将手中的肉狠狠啃了几口,囫囵吞下。

黄梦璃看着已纵身不见的熊震东,轻抚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几人纷纷收拾起各自的兵器,跟随着李广君朝着西边飞掠而去。

天边残阳如血,站在离村庄一里地的平原上,几人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脚下大地隐约的震动。

战马在远处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嘶鸣,上千的马贼背对着即将落下的夕阳,向着村庄快速逼近。

在即将靠近几人之时,只见马贼迅速开始变阵,从西南到西北,如同一只巨禽张开了巨大的黑羽一般,朝着几人围拢过来。

前军逐渐减速,两翼加速而上,不到片刻,几人便被黑压压的马贼给围在了中央。

“呜呜呜呜!”

“嗷嗷嗷嗷!”

成功将几人包围的马贼嘴里发出各种鬼吼怪叫,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以他们为中心留出了半径百米的范围,如同绞肉机一般策马快速旋转着。

“收!”

包围圈外围的胡狭义大吼一声。

“喝啊!”

所有马贼齐声咆哮,声势浩大。

李广君不禁被眼前的马贼气笑了,掏了掏耳朵,一脸不屑的啐道:“人多了不起么?”

说话间,所有马贼开始勒马减速,并迅速站定,显示出极高的军事素养。

几人面前黑压压的马贼逐渐撕开一条口子,三名气势不凡的当家领着一众小头领自外围纵马走了进来,排场十足。

“就是你们几人,杀了我们血风马贼团的人?”胡狭义居高临下的远远责问道。

在看到云冰卿的一瞬,他便感觉自己仿佛连心脏都漏了一拍,这种心动的感觉,他已经不知有多少年没有再感受到了。

“一定!一定要得到她!”心跳开始加速的胡狭义左右看了穿山豹与竹叶青一眼,心中暗自想到。

此时的竹叶青已经面色潮红,一双勾人魂魄的美目死死盯着巫青云,仿佛一条发现美味猎物的毒**一般,欲将巫青云整个人吞下肚去。

“喂!你看什么看?再看姑奶奶将你眼珠子挖下来!”黄梦璃厉声斥道,她被穿山豹赤裸裸的眼神盯的浑身发毛,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嗬嗬嗬嗬嗬!竟还是一只小辣椒,嘶……真的是,我都快要忍不住想要品尝你了!”穿山豹舔了舔嘴唇,怪异的笑道。

“那小女娃归你,书生归竹叶青,另外两个女人归我,如何?”胡狭义对着二人阴笑道。

“成交!”

“没问题!”

穿山豹与竹叶青爽快应道。

“喂?那我呢?我归谁?”见几人未提及自己,李广君忽然高声问道。

“你小子,自然是归阎罗王了!”

“哈哈哈哈哈!”

周遭一众马贼轰然大笑起来,李广君大怒,手中**一抖,如闪电般向着胡狭义掷去。

骤然被发难,胡狭义一时反应不及,只得横剑格挡,只是李广君的含怒一击附带着少许真元之力,胡狭义被击中的瞬间便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从马上被砸飞出去,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这突然的变故让马贼有些猝不及防,竹叶青与穿山豹回头看了看从地上艰难爬起的胡狭义,互相对视一眼,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碰上真正的硬茬子了!

“给我杀了他们!”站起身的胡狭义大声嘶吼道。

“杀!”

马贼齐声大吼,扬起各自的兵器向几人纵马冲了过去,空气中瞬间弥漫起滚滚奔腾的杀气。

“来的好!”

庄燕桥提起双剑,面对着汹涌而来的无数马贼,不退反进,身体散发出犹如实体一般的森冷杀气,急速冲进马贼群中,所过之处无一合之敌,剑光闪烁中,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李广君则飞身而起,朝着胡狭义的方向杀了过去,翻转跳跃间掌毙数人,在夺过一枪一马后,在马贼群中更是纵横穿插,无人可挡!

此时的莫潇离面色清冷,端坐在地,长筝在膝,双手如影般舞动,琴音刚劲如刀,形成一道道利刃般的弧形音波冲进马贼群中,如割草般将阻挡在前的血肉之躯分割切碎,带起一道道冲天血浪!

“气与曲合,五音为剑!”

巫青云背对着莫潇离,手中玉扇不断挥舞,宫、商、角、徵、羽五音响起,形成一道道如同剑气般锋锐无双的音波,挥舞间各自准确突入马贼心口,被音波穿心的马贼个个心血如泉般飙射而出,尽皆坠马而亡,无一活口。

二人这一手琴扇和鸣,顿时将前后马贼斩杀了一大片,残破的尸身从马上栽落,飞溅的鲜血竟是将地面湿润的一片泥泞,其余马贼顿时被这莫名的气势唬住,一时间声势竟是弱了三分。

“厉害了你俩,现在看我的吧!”

黄梦璃短弓拉满,五只箭矢如流星般以扇形射出,每只箭矢竟是瞬间穿透了十几名马贼。

“你们可真是……”

本想在原地护住几人的云冰卿忽然觉得自己没了事做,索性将伞打开,打开某个机关,旋转着向前方的高空掷了出去。

旋转的油伞在前方越飞越高,在飞出一定距离后忽然向下射出无数劲镖,瞬间射杀光了伞下大片马贼,然后又如回旋镖一般飞了回来。

“妹妹这招也很是厉害呢!”

说话间,黄梦璃又是几箭射出,只是马贼虽**不少,但还是纷纷强压心中恐惧,向着几人冲杀了过来。

夕阳已下,夜色渐浓。

几人已经拼杀了快一个时辰了,走错路又匆匆赶来的熊震东正在外围提着双锤独自血战八方,拼命试图冲杀进来。

“黄丫头!”

熊震东一声强悍到极点的怒吼,周围一圈马贼立刻头昏眼花,捂住溢血的耳朵从马上摔落下来。

“都给我死!”

挥舞双锤的熊震东带着无匹的气势,凛然的霸气,如同一头人形野兽般朝着战斗的中心不断移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