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韩娱]终有一日 互为彼此 懒惰的狼毫 > 特殊的朋友

特殊的朋友

小说:

[韩娱]终有一日 互为彼此

作者:

懒惰的狼毫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19-12-15

打板、开场白说了几句,门外传来热热闹闹的嬉笑声,一群人呼啦啦的挤进舞蹈室,为首的HAHA手中拿着摄像机录刘在石,“我们来看看,舞神大人如何为美国之行做准备。”

刘在石本来就有些不自信、害羞,被他们一作弄更加不自在,上去抢HAHA的摄像机,大喊,“不要拍不要拍!丢死人了!”

十分钟后,待刘在石将人整理好,姜世熙想,应该整个大一点的舞蹈室了,李光洙都被挤到第二排站着了。

“诶?”突然,李光洙看到人群中带着帽子的TOP,将信将疑的与周围的MC分享,“是他吗?吓了一跳,理了短发认不出来了。”众人皆知,TOP就算进入镜头也是没办法播出的情况,但是就这么放着似乎不合适,所以也做了简单的互动,开开玩笑继续下一步。

姜世熙对刘在石的舞蹈加强训练在一群主持人迸发的口才中艰难进行,刘在石的脸红了又红,被同事们反复捉弄。当姜世熙对刘在石的指导结束,他立刻拉其他人下水,“《Running Man》里经常跳舞,我们成员们也是需要很多指导的水平,世熙,有什么舞蹈可以教给我们成员们吗?”

姜世熙看看他们的表情,提议道,“有想学的吗?不论是谁的舞蹈都可以帮你们完成。”

“看光洙的表情,确实有想学的?”

李光洙犹犹豫豫的说,“Survival的上一张专辑,宰范和世熙……发了一首歌,嗯……”

“啊……”姜世熙唯独忘了这首歌,捂着脸,“没想到光洙xi喜欢这种。”

“什么歌?”当其他人问时,有人已经猜出来了,刘在石揪住李光洙的领子,“呀!你小子脑子里在想什么!”

名为《Taste》的歌曲,通常被粉丝称为‘小黄歌’,因为好听且是姜世熙和安宰范的破格之作,在最初发布时被Mockingbird疯狂剪辑。在粉丝们的热情呼唤下,于专辑宣传尾声时做了一次打歌,舞蹈也是性感撩人的风格,无怪乎在李光洙提起时被揪领子。

“好!”姜世熙啪啪鼓掌,“今天光洙哥学不会这舞,你们谁也别想走。谁做他的伴舞?”

在他们热热闹闹的商讨李光洙的伴舞时,姜世熙偷偷用手机搜《Taste》的打歌舞台,好久不跳,有些想不起来。

一个人从背后悄悄靠过来,对专注作弊的姜世熙说,“太过分了,世熙,你不记得自己的舞了吗?哥,她不记得了!就这样还想教我!”

姜世熙立刻收起手机,仰头回答李光洙,“记得记得,我看看上次穿了什么,帮你找身衣服。”

“哇,之前谁说过来着,姜世熙真是撒谎精啊,这种不算欺诈吗?”

“欺诈师欺诈师。”

她拽过李光洙,背对摄像机怼了他的肚子一下,用完全相反的温柔语气说,“没有。”

“世熙啊,哈哈哈——”

TOP看着姜世熙和他们许多人录制,觉得比在电视机前看她更加幸福。但是,看了很久,突的愧疚起来,相比这些人,他给姜世熙带来了更多的欢乐吗?想作为比任何人都亲密的人,但是对姜世熙来说,他是比任何人都可靠、信赖的人吗?

这时,池石镇叫TOP上前,“来来,世熙也需要一个伴舞,这个正好。”

这个没眼力见的大叔啊!姜世熙心里叹气。

TOP有些慌,小心的看看姜世熙,低声说,“我在服役。”

“没关系,打上马赛克就行了,声音也会做处理的,哈哈。”

当TOP想再推拒,看到姜世熙因为池石镇的玩笑笑的开心,拒绝的话说不出口,半推半就被拉到了中间。

没眼力见的大哥,刘在石心里也在想这件事,没见PD和TOP的表情吗?双方都不自在。然而到了这一步,他得说几句推动下去,再找个机会放TOP走。他看看姜世熙的表情,试探道,“这么精湛的舞蹈艺术家也需要伴舞吗?”

默认了提议,姜世熙无奈的微微笑着,“一小段吧。”

第一段伴舞该在她身后,但她想,TOP又不会这首歌的舞蹈,估计就是摆个样子,便忽略他直接打拍子教学,“一、二、三、四——”此时,TOP靠了过来。

很久没触碰过她的温度了,因为近在眼前,所以更加想念。这首歌的打歌舞台播出后,TOP对亲密舞蹈的不满,曾戏言要应聘ME的伴舞,被姜世熙嘲笑了一番。不服气的TOP看了许多遍视频自学了舞蹈,过去很久对其中重点动作依然记得清晰。他站在姜世熙身后,给她伴舞。

“你为什么会跳?”姜世熙惊呆了。

TOP垂着手,愣愣的说,“我学过。”

学这干嘛?姜世熙满肚子疑惑,万分不解,只好继续教学。这首歌令人印象最深的一个动作是歌曲高潮时,姜世熙坐在伴舞的腿上转身,并勾住对方的肩膀滑下去,TOP便是看到这里时愤恨的学习了舞蹈。终于用上了,他想。

“这个动作需要一点技巧。转过来后,手要抓住后背的位置,这样对方更容易保持稳定,后面的人也要注意被拉到。然后移动的过程中调整重心,从坐姿慢慢的向后倾靠……”

“哇哇哇!”李光洙禁不住向后站了站,满脸调侃之笑。

一遍分解动作,一遍正常的速度,姜世熙镇定的站起来,指导两人跳舞。这时,刘在石抓住机会握住TOP的手臂,伸手做请状,“好了,伴舞可以退场了,请这边走,慢走呦——”场内几方,同时松了口气。

坐在人群最后面的靠墙位置看录制现场,TOP低头看看手掌,上面留着姜世熙的温度。

录制完舞蹈教学,节目组准备撤场时,姜世熙在人群中寻找TOP,发现人已经不见了,手机上有一条信息,“对不起,比起别人,给你的负担比幸福更多,我……”只看到信息的预览内容,后面要点进去才能接着看,姜世熙犹豫了一下,没有点。这是第一次吧,TOP表现出反思自己的作为,让她感觉这个道歉比先前的所有道歉都要更真诚。

录综艺、制作歌曲、偶尔看看练习生,姜世熙甩掉了社长的活儿后少了许多繁杂的工作,把省下来的精力放在折腾峰鸣山上。进山的路刚刚修好,度假村计划建造同主题不同特色的建筑,整体规划做完了,独栋建筑的图纸设计完成了一半。她跟着专业团队考察了整座山,打算在林中开出小径把萤火虫作为景点开发出来,修整新发现的溶洞改造成龙与剑主题展览厅以及萤火虫博物馆,加上山中空气新鲜应该可以吸引游客前来。

万事俱备,剩下的就是一批批的投钱建设。姜世熙掰着手指数自己的存款,设计公司和唱片公司初具规模收入微薄,ME公司处于扩张时期,有投资不同的产业的计划,分红也不高,舞蹈室的收入倒是渐渐多起来了。唯一丰厚的就是版权费了,合作独创都算上,姜世熙名下有近百首歌的版权,最赚钱的当属在美国公布的英文版歌曲。可即便如此,算来算去也不可能一次性建完,如果分批建设先行开放外围,再向同为有钱人的安宰范和金智彬借点儿周转资金尚可行。

小小的敲门声响起,姜世熙扬声问道,“谁呀?”

“是我。”声音胆怯。

姜世熙开门,是常常跟在李院长身边的小孩,她怯生生的说,“院长让我来叫你去办公室。”

“好。”她关好门,去办公室找李院长。

敲门后姜世熙推门而入,“李院长,有事吗?”

自从姜世熙和安宰范全资资助孤儿院后,李院长专心照顾孩子们的生活,用心教育,精神轻松很多,连面相都不像之前那样愁苦。她笑脸盈盈的拉着姜世熙进来,“这位先生说是你的朋友,想给我们捐一批音乐器材和绘画工具。”

“我的朋友?”知道姜世熙在孤儿院的那几位朋友不会以这种方式找过来,她向里望去,恰好和‘朋友’的视线相碰。她收回目光对李院长说道,“这是好事,孩子们应该接触艺术,是我疏忽了。”

李院长握着她的胳膊,“我不是怪你。捐赠的事以后再说,你们说说话吧,人家服着役还特意来看你,留个饭,别让人空着肚子走。”

姜世熙点头,“跟我来吧……朋友。”

他站起来,带有压迫性的目光紧紧跟在她身上,“你应该叫我TOP哥。”

姜世熙把他带进自己的房间后便坐在椅子上一直沉默,TOP观察着小小的房间,看够了才问,“你住这里?”

“你怎么找来的?”

“不能住在公司,不回家也不去成员家,除了这里我想不到别的地方。”他环顾四周,新的孤儿院环境比老孤儿院强了百倍。

姜世熙不想和他废话,“吃了饭就回去,我不想看见你。”

如此不受待见,他只能厚着脸皮装糊涂,“真的不想看见我?”

她抱着肩膀,站在远处,“你觉得自己没错?让我翻旧账吗?威胁我的人、煽动媒体的人,只有权志龙?还有,那天晚上在club门口闹的人是谁?不是你吗?”

“我以为你是因为针孔摄像机和绯闻的事才不想见我。”

本来都过去了,他一提姜世熙更生气,“绯闻的事你更有份!”

TOP假装没听见,稳当的坐到床上,拎起床上的抱枕闻着,“你每天抱着它睡觉?”

姜世熙恼火的看着他,“你可以装作忘记官司,我忘不了。和你们相处太累了,我想轻松的活。”

“想轻松你就会和我在一起,是你挑了难的路走。”TOP把抱枕扔向垃圾桶,它一蹦一蹦的弹到地上,“你不需要它。”

往事件件浮上心头,她大跨步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抱枕扔到床上,拽起他的胳膊向外走,“我改主意了,你现在就得走!”TOP反手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向后一拉,让姜世熙撞在他身上,然后把她推到墙上按住,“这么久不见面,一见面就赶我,多伤心。”

姜世熙的手腕被他握得生疼,大腿被他的膝盖抵着的痛感也传了上来,以墙为助力她想推开他,“放开!想挨揍吗!”他非但没有放开,还抓住了姜世熙的另一只手,更紧的按住,“你对我动不了手,我了解你,世熙。当初不想接《疤》的原因就是这个吧,和哥哥什么的没关系,怕一动手停不下来吗?”他猜中了,失控的当时很混沌,过后却是加倍的恐惧,身上的每块肌肉都在对抗自己,那种可怕令姜世熙无法反驳。

他用力的抱紧她,低着头,额头抵在她的肩上,“对不起,我想道歉,你没看我的信息,有些话必须对你说。”

“现在道歉了,你该走了!”姜世熙给了他一记肘击,TOP一声闷哼,嗯……熟悉的感觉……

忍过疼痛,他开始耍赖皮,紧紧的缠着她,“这次的假好长,我不想走。”

姜世熙冷哼一声,手腕挣开他的束缚,迅速翻转调换两人的处境。她将TOP按在墙上,揪着领子一拧,手臂横在他的脖子上,用了十分力气,像对待那些冒犯她的混混,眯着眼睛凶狠的说,“由不得你想。”

TOP有多高,超过180cm,姜世熙在女生中身高不矮,在他面前却是矮了十几厘米的小矬子。即使她用十足的气势将TOP逼到墙上,依然是TOP俯视她。是很疼,他笑着握住姜世熙的腰举起来,屈膝一托让她坐在弯起的手臂上,这下是他需要仰头看着姜世熙了。他说,“这样好些吗?”

原本凶狠的表情掺杂了一丝疑惑,随后是恍然明白的恼怒,这不是明摆着说她矮子没气势么!本来火-药味很浓,他一说好像自己无理取闹一般,姜世熙推着他的肩膀想跳下来,“好个屁!”

他抽出一只手按住姜世熙的后背,“是,我错了,我过分了。”

姜世熙气的想口吐芬芳,TOP趁着她不好发力,将她推向自己,“如果你不出道就好了,那样你就是我一个人的。没有林昌旭,没有金泰亨,没有志龙,我一个人的。”他珍重的摸着她的脸,“我会翻遍所有地方找到你。”

这不是找打呢么,正当姜世熙捏紧拳头,有人敲门,“世熙姐,吃饭了。”

TOP仰头讨好的傻笑,“世熙,我饿了,吃完饭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