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世界第一侦探事务所 阿阿阿阿友 > [015]因为我是绅士嘛

[015]因为我是绅士嘛

小说:

世界第一侦探事务所

作者:

阿阿阿阿友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19

“呜啊——!”

螃蟹的钳,结结实实地咬住他的拇指。

柯南反射性甩着手跳起来,忘记了头发被太宰治揪着,结果是连续的痛呼。

屋漏偏逢连夜雨。

柯南把手轻轻放到水中,螃蟹缓缓松开钳,手指有深深的咬痕。

太宰治表情无辜,捏着一缕黑发,轻轻一吹,如蒲公英飘扬、散落。是他被揪落的头发。

柯南用完好的另一只手,摸摸后脑勺……他翘起的呆毛,单薄得如一片枯叶。

现在用不到黑框眼镜,他也与小时候的自己有所区别。

太宰治看见他眼睛里倒映着的知里子,逐渐露出悲伤的神色,“既然并非真正的孩子,那从孩子出发的考虑,本身是不成立的,对吧,知里子?真可惜呢。我的钱包被水流冲走了,现在身无分文,难得有还清债务的机会——哎呀,国木田肯定会难过得哭出来吧。”

一举一动,像极了故作姿态的搞笑艺人。

柯南笑不出来。

他比独自面对乱步时更紧张,直觉自己像盆里待宰的螃蟹。

不。他比螃蟹更弱势,不能恶狠狠反咬一口。

知里子沉思着,轻轻唤他:“柯南……那么做的人,是芥川和樋口?”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太宰治颔首,喃喃自语。

柯南屏息,沉默。

他望知里子,又看太宰治。

太宰治垂眸,又抬眼,即刻换了欢快的神色,提议:“知里子,既然犯人的身份有定论了,那我们来蒸螃蟹吧。乱步桑有零食、糕点和汽水果腹。我可是什么都没得到,尽等着你的螃蟹配酒呢。毕竟没有钱包,寸步难行。”

“……太宰君,你明白什么了?”知里子肯定。

“唔,差不多就是你的程度吧。”太宰治浅笑。

“所以,”

“来不及了哟。虽然不同新闻社的流程细节不同,但大体相似。广告类的内容在下午两点截稿,部分本地新闻是傍晚,外地互动的稿件接近零点,按完成的时间顺序依次拼版、交付印刷厂——就算现在能紧急取消一部分,也会有赶不及的。尤其是网络,已经开始发酵了吧。真是一掷千金呢,最喜欢你了的太宰治。”

太宰治意味深长地念出署名。

源于她的灵光一闪,让芥川不爽快的《我最最最亲爱的芥川龙之介》。

“你可以终止它的。”知里子讲述事实。

“怎么能怪我呢,”太宰治摊手,“我以为这是你期望的。”

“不是怪你,是我的问题。只是,你完全可以让自己免受风波。”

“我可以在这里,无忧无虑地待到风波彻底平息吧,知里子~”太宰治笑容可掬地说,笑颜超级爽朗。

知里子缓缓呼出一口气,疑惑,“太宰君,从我联络国木田,到你抵达商业街,你应该无暇调查。”

“我没有调查哟。就是有几家新闻社的编辑看到命题,热情地和与文豪同名的我探讨了一下。”

“……我明白了。仰慕你的女性真是遍布横滨。”作用等同于耳目。

“因为我是绅士嘛。”太宰治对答如流。

“彬彬有礼的绅士君啊,你是侦探社极少数对我不加礼节性称呼的社员。”

“关于这点,我才觉得奇怪,我们明明是不用加的关系吧。”

“抱歉,那个——”从刚刚开始完全听不明白了,感觉两人闲聊起来的柯南,插言。

知里子凝视让她花钱承包报纸头版、花钱请神过来难送走、还要花钱找新热点盖过明日的风波、想办法解决芥川危机的柯南,“在世界第一侦探事务所无偿工作到大学毕业,每月发现加解决的委托数不低于三十,业绩不低于三千万,我给你一个合理的身份,并提供他们的情报,怎么样?”

柯南睁圆眼睛,知里子直直与他四目相触。

新绿的眼眸,如枝蔓笼住他焦灼的情绪,势不可挡。

“……知里子姐姐,如果我不同意,你就偏护他们吗?”

“不。你是在多罗碧加受害的,对吧?”

知里子轻巧地问起。

论机锋,她比不过太宰治,比稚嫩的柯南绰绰有余。

乱步断定是说谎的回答,再联想到库洛姆整合的情报,自云霄飞车事件后消失的工藤新一,最近才借住在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柯南,柯南与工藤新一相似的面容,指挥搜查一课的熟练姿态……种种线索串联起来,柯南的真身不言而喻。

欺负柯南的黑衣人,是让他吃下返老还童的药物。

那绝不会是芥川。

“芥川和樋口不会无故到东京来,更不会去游乐场约会。以我对芥川非常浅薄的认识,他是单独行事的武力派,常常因为大肆破坏、理解能力差被嫌弃——”

太宰治眨眨眼。

知里子检索起一周前的新闻。

最快的途径,是工藤family整理的新闻链接,她依次点开,却有许多失效了。

未失效的链接中,知里子扫过,没有发现可疑的黑衣人。

“返老还童是不为人知的副作用吧。否则你应该被实时追踪,现在躺在实验室,接受无穷尽的试验。所以,药物真正的作用是致死。对所谓的死人,当然是不管不顾了。你目前面临很多问题,相信你比我考虑周密。我只强调一点,副作用的概率是多少?你应该是特别的第一例。如果对方持续使用这种药物,再次出现返老还童的副作用——未公布死讯的服用者,必然会广受关注。”

知里子检索起围观者的摄图,终于找到一张照片,边沿拍到了黑衣人的身影。

黑帽子、黑墨镜、黑风衣、黑西装,一眼能认出是极其可疑的黑衣人——谁会在乐园这么穿啊,太格格不入了。请用眼睛看看周围的游客吧,穿得五彩缤纷、花枝招展。你们俩蠢过头了,稍微做点让自己融入氛围的努力啊。

两人把脸挡得严严实实,亏库洛姆能认出是谁。

——说明是相当闻名的人。

“是他们俩吧。”知里子将屏幕转向柯南,“从身形看,显然是两名高大的男性。而樋口是女性,芥川是纤细的男性。你是侦探,我是侦探事务所的负责人,为什么当时没有发现我们的问答不在一个频道上?”

太宰治挨近看了一眼,“知里子,我好饿啊!可我尽职地捏着他的头发,没办法自己动手。”

知里子颔首,想到方才令她在意的一句话,“太宰君,我有些好奇,你为什么对松田说「一直以来,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