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我在时间停止的玄幻世界为所欲为》

018.时间在啪啪声中走过

徐寅有想过,刨除作家助手的修正任务不提,他若想要在这个世界好好存活下去,最终都要面对一个……不对,是两个躲不开的问题!

①古神!

②陨石!

陨石这尚且不能确定会否出现的坑爹玩意儿暂且不提,古神是当下必须要提前考量的难题……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很难嘛?

只要后期成长到能破防,在时停状态下寻找弱点,积蓄力量,区区一介古神,还不是得死?

不行,又漂了!

徐寅,要慎重啊!

多少反派就是这么翻车的!

你又不是没写过!

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其实是捡本神功秘籍,往时间停止的世界里一缩,来个时停五百年!

——就是孤独了点。

而且在经过之前那一段长时间的独自练剑后,徐寅已经不太想一个人缩着。

一个人宅在家里和一个人宅在时间的夹缝中,完全不一样。

没有声音,没有未来,也不需要过去。

时间久了,会产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

别说五百年了,一年都受不了!

……

“啪!”

这件事暂且放一放!

徐寅顺手打了个响指,看向走在前面,突然不动的龚巡检。

刚刚他一时没想通,还想招点有潜力的新人培养一下,建个组织,玩点幕后流,现在想想果然还是算了!

照顾自己都累得慌,哪有功夫照顾孩子?

哎,真想懒懒地躺在草坪上,晒晒太阳,看看书,就是这个世界的小说产业好像不太发达。

还是做任务吧!

到时候多弄点修正带(初级),把根骨悟性全都拉上去,再把福缘从±调到﹢,做一条躺着也能升级的咸鱼。

什么时候遇到打不过的人,就打个响指,往地上一躺,等修为自己上去,再逆转反杀!

想想都美!

“啪!”

龚巡检继续往前走,一无所觉。

拉开门,进入地窖。

徐寅刻意走上两步,到了龚巡检的身边。

虽然他已经清理过地窖的痕迹,但毕竟没怎么干过这类事,说不定就有遗漏呢?

说时迟那时快。

龚巡检猛地转头看向一处角落!

“啪!”

时间停止。

徐寅快步走过去,把那处角落里漏出一角的赃物捡起来,快速扔掉。

“啪!”

时停解除。

龚巡检猛一眨眼,往那处角落死盯了一会儿,好久才确认那里确实什么都没有,心里便空落落的,仿佛哪里缺了一块。

——弄得跟失恋一样。

徐寅嘴角一勾,恭敬道:“龚师傅,您在看什么?那边是有什么可疑的物品吗?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龚巡检嘴角抽搐,狠狠抽了口烟:“没有,可能是我老眼昏花了。”

徐寅:“那怎么会,龚师傅可是白云城第一神探,当得起目光如炬一词!”

龚巡检撇过头,看向其它地方,突然他神色一动!

“那辶……”

“啪!”

时间停止。

徐寅瞧着他的眼神锁定了方向,便立刻走了过去,果真瞧见那边角落有半个脚印遗留。

他把脚伸过去量了量,顿时道了声惭愧。

“想起来了,当时剑气刚通,我为了庆祝就直接在地窖里开了坛酒,直接抓起来用坛子喝,以体验古人豪饮作风,结果一不小心把一坛子酒全洒了,连鞋都湿了,就脱了鞋,在地上踩出了好几个脚印,没想到还有半个脚印没清干净!”

可一不可二。

龚巡检明显已经看到了这脚印,如果直接将其擦掉实在太过明显。

叮!

有了!

徐寅瞧向龚巡检自己的脚。

嘿嘿!

“啪!”

时停解除。

龚巡检目光如炬,暮然冷笑一声:“好家伙,终于给我找到了!”

说着他便大踏步走过去,到那脚印之前,又突然伸手拦住徐寅和胖厨子。

“停!你们看这脚印!”

徐寅低头一看,沉吟道:“这脚印怎么了?地窖经常有人出入,一个脚印……”

“不!”龚巡检酌定道,“厨房虽非重点,但一般情况下不会有除了厨师以外的人进入,尤其是这地窖里。我在外面已经见过你们的六个大厨,他们的脚掌大小我通通记得,与这脚印都略有不同!”

说着,他伸手一指胖厨子:“不像,你让蔡胖子试试!”

胖厨子抬起半只脚,远远一比,连忙道:“我脚胖,不能比。龚师傅,要不要找人将这脚印拓下来?”

龚巡检慎重点头:“当然要,这可是极难找到的关键线索,有了这脚印,至少能锁定一部分嫌疑人。其实我怀疑,这次**是你们内部作案!”

胖厨子一愣:“内部?”

“没错。”龚巡检说道,“你们的视线离开厨房的时间并不长。那段时间里,正好是灵犀剑宗的人前来退婚,事情闹得很大,吸引了整个徐府的注意。我说的对吧?三少爷?”

徐寅轻抖折扇,温和一笑:“没错。我与青薇确实有过些误会。”

徐家三少与灵犀剑宗的掌上明珠订婚一事,早在这白云城内引起过轰动,甚至整个小周国都对此极为关注,因为这意味着原本就已经极强的两个势力强强联合,会对整个小周国的局势造成极大影响。

而灵犀剑宗一行人从山上下来后直奔徐府,也并未隐匿行踪,很多人一查便知。

当得知是双方婚事出现变故,可不止一两个人在笑。

要知道,从徐府大摆订婚宴到现在才不到一个月!

一个月的联众合璧,就因为一个纨绔小儿的那点烂事破裂了?

能把人嘴都笑歪!

别的人不知道,反正龚巡检进入徐府时,嘴巴是歪的。

因为徐不裕之死造成的消息封禁,估摸着他还不知道退婚之事已经黄了。

龚巡检继续分析道:“徐府内部的人可以转移注意去看热闹,负责守护徐府的那些暗桩子可不敢。这白云城,谁能在大白天的摸进徐府?不可能的!多半是内部人员借此机会行窃!尤其是那些能自由出入徐府的仆从,最是可疑。他们可能会在这件事情平息下来后,将偷盗之物拿去销赃!”

销赃?

拿蔬菜瓜果米粮肉干去销赃?

徐寅击掌道:“龚师傅的分析,精妙!”

胖厨子很快便拿来工具,将地上的半个脚印拓印了下来。

龚巡检拿着拓印纸,又在地窖内转了圈,确认没有什么其它的可疑之处后,便自信满满地出了地窖。

他把拓印纸往桌上一按,翘起二郎腿,抽了口烟,说道:“去,找人把符合条件的仆从叫过来,用这脚印一一验证,若是正巧找到了,这案子也就结了。呵,这种小案子,也配让我龚剑来……”

胖厨子动作利索,很快把可以出入徐府,没有不在场证据的仆人都找了过来。

一排人站在灯笼底下,约莫二十来个,都是一头雾水。

“脱!”

徐寅远远避开。

臭的。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